浏览字体:[ 加大 ]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妖王夫君 第2节

小说作者:一只小凳子 所属分类:玄幻仙侠 下载:妖王夫君 关 键 词:

  “哈哈,你让老夫免费为你算一卦,准的话你就收下我一份礼物,不准的话,就当老夫老眼昏花。”

  “道长,照您这么说无论如何都是我占便宜,又怎么算赌呢?”

  “不,我要送你的是这个。”道士说完拿出一个坠子,是一块儿掌心大小的玉,墨绿如藻,周围一圈刻着镂空的雕花装饰,系在一条磨旧的红绳上。

  “这个礼物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这是上古荒蛮时遗留的寒冰美玉雕刻而成,未曾寻得真正的主人。这玉饱含远古天地万物的灵力,不配它的人戴着它只能招致灾难,而它真正的主人则可靠它行走于天地古今,不受约束。我就是被它带到这儿的,也怪我当初不听师兄劝告私自戴上了它……”

  “你认为我会相信这种故事吗?”

  “就像你说的,为何信又为何不信?”

  “让你算一算也没什么。我今年十八,生于七月初二。”

  “时辰?”

  “正午。”

  “施主命主巨木,刑克兄弟父母,但一生富贵,有贵人相助。不过最近施主有一变数,从此一生激荡坎坷,变幻莫测,咳咳……”只见道士说着突然咳出一大口血来,面如土色,用手扶住胸口。

  “你怎么了?”林镜赶紧问道。

  “不打紧,这是早晚的事,只不过我泄漏天机,却是让我快一步死而已……我看你面相,你后半生命运尚未成定数,纵是天命使然,但事在人为,凡事都有变数……”道士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双目竟然开始充血,他微微一停,继续道,“师兄让我凭寒玉的指引寻一女子,寒玉自然会告诉我她是谁,方才你出现时寒玉并无感应,在你欲走时老夫却感到一阵彻骨冰凉,似是这玉竟有不舍,懂得伤心。它与你有缘,不知你可否收下。”说着道士硬把玉塞进了林镜的手中,这触感不像是玉,简直就是冬日寒冰!

  “无功不受禄,虽然我有点听不懂你说的话,但还是还给你。”

  “你……哈哈哈!……”

  “你笑什么?”

  “师兄果然神算,当日他对我说能戴得起这寒玉的女子,必然是果敢凌厉巾帼不让须眉……我还是敌不过他啊!哈哈哈……”只见那道士依然盘坐,笑着笑着闭上了眼睛,笑声戛然而止,头颅如同积雪压断枝头般低垂下去,竟是死了!

  两个年轻女孩儿哪遇到过这种事,林镜拽着小雨的手飞奔而去,她默默想着还好当时这小巷没有别人也没有摄像头,要不然和这死人脱不了干系了。

  “怎么办,镜……”

  “放心,没有别人看见,不会跟我们扯上关系的。”

  “我们刚才是不是叫救护车就好了……”

  “你看见了,他是真的死了,没救的。那种死亡,应该是心脏病一类的吧,忘了这件事吧!”

  “没有你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回家吧,已经很晚了,明天还有课。”

  “拜拜。”

  “拜。”

  镜平复了呼吸,独自走完剩下的路。

  她的心里没有一丝害怕。打开家门,心跳如鼓点一般急骤,她的嘴角微微挑起,竟然苦笑起来。这个笑容一闪而逝,因为她看见了坐在沙发上的他。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她的声音透骨的寒冷,比手心攥着的寒玉还要冷。

  “刚刚。”男人的声音没有一丝情感。

  “什么时候走。”

  “后天,明天在这里有一个会议。”

  “这里,哼……”镜冷哼一声,转眼看见厨房刘妈忙碌的身影——照顾她的家政阿姨。刘妈听见声音知道是镜回来了,没有停下手中的活,对镜大声说:“今天你爸爸好不容易回来一次,我就给你们爷俩好好露一手!”

  五十多岁的刘妈孩子在外地打工,家里条件不是很好,所以她被雇来按时到镜家中给她打扫做饭。镜的母亲在她小时候死于意外,父亲又在外地工作,虽然寄很多钱回来,但人几乎不回来,包括过年,所以刘妈觉得镜可怜,对她特别好。镜对刘妈不忍心,才勉强在餐桌旁坐下。她的爸爸面无表情,只是透着一丝疲惫。

  她叫刘妈一起吃,刘妈说她还有事先走了,也许只是想让他们父女独处。

  刘妈走后镜没有吃任何东西,把自己的碗筷收好就回自己的房间去了。男人什么都没说,只是静静地吃着一桌丰盛的晚餐。

  回到房间的镜静静地躺在床上,突然想起了那块寒玉,它不知何时已被自己放进了口袋里。她把它掏出来放在眼前,墨绿的寒玉中竟然有一丝浅碧的光芒在流淌着,像是有什么要流转溢出,但只是转瞬即逝。

  镜把玉对准灯光,看到了其中的模糊的纹理,就像一个八卦,刚才那丝光芒就是沿着八卦的边缘滑过的。除却异常的冰凉,这块玉再无其他异常之处。她开始回忆道士的话,突然想起了什么……

  “……只怪我当初不听大师兄劝告戴上了它……”

  她一直想不通这句话,戴上一个玉坠又能怎么样,难道会因此穿越时空么?她觉得好笑,可神情却突然变得古怪,有些紧张,甚至害怕,但是却掩饰不住几近喜悦的兴奋。

  镜,心若明镜,她只要看人的眼睛就能明白一切。

  刘妈给她的是怜悯,小雨给她的是友情,死去的妈妈给她的是爱,和爱一起留下的还有噩梦。那个男人,心中眼中哪有爱,只是怨恨罢了。为什么只有女儿在大火中活了下来?为什么妻子死的那样惨?为什么当年的七岁女童竟能毫发无伤?男人猜了十一年,猜到连镜都觉得自己是怪物。

  但仔细一想,有的事,说出去又有谁会信呢?就像今天的事情。

  镜很早关了灯,却没有睡。她和衣躺在床上,等着客厅的灯熄灭。那个男人一定会和以往一样出去住酒店的。

  果然,九点不到客厅的灯就熄了,随后听到开关门的声音。

  镜等了半分钟后起身出去。她没有开灯,怕他在楼下看到。但是借着月光镜看到了茶几上一个很厚的信封。

  镜不用看就知道那是什么,嘴角泛起一丝轻蔑的笑意。

  就像是任性一样,也许是在跟自己打赌,镜穿上鞋子,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手中紧紧攥着那块寒玉。镜的目光闪烁,在月色中思考着,一个道士在临终之时将玉坠送给自己,任谁都会觉得诡异,可如果戴上这个玉坠什么都没发生的话,自己又该是多么的失望。

  她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看了一眼,是爸爸。

  “喂。”

本文每页显示300行 共115页 当前第2页

首页 上一页 ← 2/115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或→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妖王夫君TXT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