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字体:[ 加大 ]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尘泽洪荒 第7节

小说作者:九宫格的太阳 所属分类:玄幻仙侠 下载:尘泽洪荒 关 键 词:

  狐岐明月小心翼翼的口气重复了一遍“东皇太一?”

  降泽很配合的缓缓点头。

  “百万年前万妖之祖的那个东皇遗子?”

  降泽再次点头。

  “还是陆压道君之徒?”

  降泽依旧点头。

  狐岐明月惊呼:“天啊!这也太振奋人心了吧。”

  降泽冷哼“是啊,是够振奋人心的。”

  狐岐明月抓起降泽的手道:“走啊,进去看看,去认识认识!”

  “不了,这人还是我先遇到了带来的,早就认识了!”降泽摆脱他的手。

  “感情你没去参加天后的瑶池仙宴是因为遇到他了呀…”

  降泽再次无奈点头“早知道我就去参加宴会了!”嘴里是这么说的,可不知为何心里却在庆幸还好自己没有去参加仙宴,要不然就是别人遇到了。

第十章 无言 (醉酒误事,爱恋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二人在门口拉拉扯扯的,孟章神君又在嘀咕“降泽那小子说是去拿炭火,怎么去了那么久都不回来!”

  凌光神君道:“哎,就我那徒弟,什么样你还不知道啊,不用理会他。”

  银尘自行起身说道:“我出去看看!”透过屏风就看见殿前降泽和一个男子拉拉扯扯的打闹,甚是开心,银尘看着心里有些不是滋味,突然出现在二人身后柔声喊道“阿泽……”

  二人打闹瞬间停止,狐岐明月还在奇怪是叫谁呢,降泽就甩开狐岐明月的手笑眯眯的看着银尘道:“银尘,你怎么出来了?”

  狐岐明月在降泽身后嘀咕:“他就是你说的那个人?”虽然降泽没有明确的回答是,不过看这人的姿态和气势,再加上降泽那副皮笑r_ou_不笑的模样,狐岐明月就已经确定答案了。

  “我来看看你拿的炭火!”银尘声音温和,却又带着一丝责备。他不喜欢旁人与降泽拉扯的样子,甚至是羡慕,也不知何时自己才能和他这般亲近。

  降泽急忙指着旁边的火盆道:“这里,这里。”

  银尘看一眼木炭才将目光移到狐岐明月身上“这位想必就是阿泽你跟我说的青丘山上的那位至交好友了吧?”

  狐岐明月又在降泽身后嘀咕:“你什么时候改名字了?”

  降泽反手就是一拳,脸上依旧带着笑容:“是呀,就是它了,青丘灵山上的九尾白狐狐岐明月。”

  银尘微微颔首:“久仰!”

  狐岐明月越过降泽拱手道“客气客气。”

  殿内传来孟章神君的声音:“可是明月也来了呀?”

  狐岐明月在门外大声回复道:“是的,师父!”

  银尘道:“走吧,都进去。”

  狐岐明月自是很乐意,抬步就进去了。

  降泽则是转身弯腰去抬那个装着木炭的火盆,刚抬起来就被银尘接过去了降泽忙道:“没关系的,我可以抬!”

  银尘笑道:“你我都一样,又有何妨呢!”

  “额……呵呵!”

  “走吧,再不进去你就没得喝的了,我可是听说你念叨这坛酒好久了!”

  降泽这才又想到那坛香醇的米酒“就是就是银尘还是你最好了!”感动的差点就痛哭流涕了。

  里面传来狐岐明月的惊呼:“师父,师叔,你们竟然开了这坛酒都不告诉我!”

  “今儿高兴,没来得及嘛!这不,你不也赶上了么!”

  “还好我提前离开了昆仑山的瑶池仙宴,要不然就真的是悔恨终生了。”

  降泽和银尘对望一眼,僭越那坛酒的又岂止是他一人呢,顺手拽着银尘的衣袖快步走进去。

  、

  好酒不贪杯,只是如今遇到好事,又有好酒,这一激动,一整坛的千年纯酿就这么见底了,对于这些常年喝酒的仙君、神君来说道也没有过头,不过对于银尘这种刚出土第一次喝酒的龙来说可就过头了。搀扶醉酒的银尘去客房这种事也就只能轮到与他最熟的降泽身上了。

  一路歪歪斜斜,跌跌撞撞,又是这么高大一个把降泽累了个半死,那个比降泽高着半个头的银尘几乎是整个人都附在降泽身上了。降泽很想将他仍在地上不管了的,只是思及其它种种原因,降泽还是扶着他到了客房。

  只是某人到了客房睡在床上还不安稳。踢被子什么的也是没谁了,降泽都不知道反复给他盖了几次了。

  “哼,要不是你是东皇之子,陆压道君之徒,我才懒得搭理你呢!”这些作为降泽仙君从来不做的事情,如今做了,也就只能找这个理由来说服自己的异常行为了。

  “阿泽……”还以为终于睡安稳了,怎知醉银龙突然开口喊了这么一声。

  “哟哟哟,这是做梦都能梦见我呢,不枉费我对你那么好!”听见银尘睡觉都喊自己,竟然觉得有点开心。

  床上的人终于安静,降泽才起身准备离开,熟知银尘高大的身形突然出现在降泽身前,眼神迷离,笑眯眯的看着降泽,又喊:“阿泽……”喊完整个人朝降泽压来。降泽退后几步就退到床畔暗叫不好整个人已经被银尘高大的身躯压倒在大床上了。

  “我去,这是怎么回事?”降泽被压得蒙圈了,伸手去推身上的人。还没推开,双手又被银尘抓住了,十指交叉紧紧的握着压在床上,能动的也就只有在那里摇晃的头颅了。随后将降泽双手交叉一只手按在头顶,一只手抚到降泽的额头,双眼迷离薄薄的唇瓣开启微笑道:“好看,真好看。”

  “喂喂喂,银尘,你干什么,你没搞错吧!银尘,你醒醒!”整个人都不紧固着不能动弹只能出声希望能唤醒银尘一点意识。

  银尘依旧压在降泽身上眯眼浅笑,像是在欣赏一件惊世之物“好看!阿泽,好看。”

  “废话,本仙君当然好看了,不过也没你好看!”被银尘醉语一夸,降泽都有些醉意了。“咦,不对,”突然清醒又想推开银尘,怎知银尘的面容在自己瞳孔里越放越大,直到自己的唇瓣被另一张温暖的唇瓣堵住。降泽是彻底的懵了,脑子一片空白,吻的很轻,生怕一用力就会破碎一样。就像是置身于宁静的云梦深处,降泽情不自禁的闭上双眼,品尝着这份惬意。米酒的醇香晕绕在两人的鼻息之间,唇间的暖意,沁人心脾,让人无限沉醉。感受着这份从未曾有过的悸动,身上的人探出舌尖不停的舔舐着,口中还不断呢喃着“阿泽……阿泽我喜欢!……”

  降泽听见迷糊沉醉的叫唤声,突然睁大眼睛使劲挣脱银尘的固制,用了一些功力一掌推开银尘,没有任何防备的银尘竟直接被推到在地上。降泽带着怒意迅速起身,想直接准备离开,只是银尘依旧躺在地上,山上潮s-hi,走了几步想降泽又转身走至银尘的身旁将银尘扶起来。还尽量的低眼不去看银尘迷醉的面容,避开打在颈间的热气。定定的看着身体躺在床上双脚还在床边的银尘,嘴里还不停的喊着降泽的名字,不时还伸出舌尖舔舐着亲吻过的唇瓣。降泽不自觉的咽了口水,他承认刚才那个吻,确实让自己沉沦了。想不理会他直接离开的最后还是为他盖上被子,瞥眼看见他胸前衣兜里的一片羽毛,白色的孔雀羽毛。降泽不知道他怎么会有,“我不知道这其中可能有什么会错意的地方,也就到此为止吧,至于这片羽毛我想它不应该属于你!”最终还是降羽毛收回放在自己兜里,就算再有悸动,也只能到此为止。

  “阿泽……”床上的人依旧欢喜的喊着。“阿泽,收了我的玉,你就是我的人了……”银尘迷迷糊糊的来了这么一句。“呵呵,你是我的!只能是我的!”

  降泽伸出手掌,掌心出现那张白玉面具,玉面温润清凉,不知道是不舍这个人还是这块玉,总之有点不想放开,最后还是小心翼翼的将面具放置在旁边的桌子上看着终于睡安稳的银尘无奈的微笑道“往后,你要好好的……再会!”然后转身离开了。

  畅饮一时爽,醒后方知痛。银尘一早醒来,皱着眉头,揉着太阳x,ue,宿醉让银尘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的,晃眼看见桌子上的白玉面具,所有的疼痛在那一瞬间消失了。银尘抓着面具飞速离开了房间,巡视了一圈都没有发现降泽的身影,银尘是越发的紧张了,莫不是昨夜自己喝醉对他说了什么,或是做了什么让降泽就这么不辞而别了。知道降泽喜玉,自己将白玉面具送给他的时候看他满心欢喜的样子就知道他是喜欢的,可如今竟然将玉还给了自己,而他却不见了踪影,这又说明了什么呢?各种的猜测在心头缠绕,见着两个巡逻的仙兵便上前紧张的问道:“阿泽呢?两位可见着阿泽了?”

  两个仙兵还有点懵,这里可没听过谁叫阿泽的,好在其中一个明白过来“银尘君说的是降泽仙君吧?他呀一早就辞行离开了,说是丹x,ue山有紧急的事情要处理,就和明月仙君一.......一起离开了”仙兵的话还没有说完,银尘就已经不见了。

  两个仙兵是面面相觑感叹:“这速度,太快了吧!”

  .

  .

  林间的小道上,降泽有些心不在焉的走着,不时还会回头看看,也不知为何总觉得哪里不对。

  “唉,你说你,一大早的谎称回丹x,ue山处理事情,明明就没什么事嘛,你这是在躲避什么么?”狐岐明月终是见不惯他那若有所思的模样了才开口说起。

  降泽回神,白他一眼:“我能躲避什么呀!”说着眼神还有点恍惚。

  “嗯,不对,昨夜你在东皇太子爷那里肯定发生什么事情了,你最好老实交代!”

  降泽心虚道:“哎哟哟,两个大男人能发生什么事呀!就你那脑袋,能想一点正常的事么?”

  狐岐明月盯着降泽一副看穿人心的面容“我只是说发生了什么事,又没有说不正常,你紧张什么呢?”

  降泽身体微颤:“我…我哪有紧张,我就只是觉着,我与银尘也算是相识一场,连招呼都不打一声就不辞而别实在是有些过意不去罢了!”

  狐岐明月见状也没有再继续争论下去的意思至于他说的是不是真的也只有降泽自己知道了:“我看,过意不起那就对了,你也不想想,是你将人家唤醒的,如今将人家丢在那里不管,你说你对得起人家么?”

  “他该找的人都已经找到了,也有地方可以去了,这样还算对不起的话,那我还能怎么样嘛....”

第十一章 心间的想念 (嘴硬一时爽,事后一直想)

  银尘突然出现在二人面前,还吓了一跳,站在原地一直看着嬉笑的降泽,试图从他的脸上找出他自己想要的答案。

  “银尘,呵呵,你怎么来了?”降泽是硬着头皮装作没事一样。只是眼神飘忽不定,就是不敢去看银尘那双蓝色的眸子。也不知为何,自己本是没有做错什么的呀,可为何看见银尘的时候竟会觉着心虚。

  狐岐明月自知自己是多余的便识趣道:“我在前方等你!”说完就不见人影了。

  “唉你....”这会降泽是越发尴尬。低垂着头,才看见银尘手里拿着的白玉面具,心里更加是不自在了。

  伸手扶着降泽的肩膀像是在质问“为何,为何要不辞而别?为何都不知会一声就要离开?”因为怕他离开,行为有些过激,虽然怕知道真相但还是开口问了。

  “丹x,ue山有些事情急着回去处理!”感觉道肩头的沉重,降泽是脱口而出这个早已准备好的答案。

  银尘是又气又急:“即是有急事,为何还要与旁人在此处嬉闹?”

  “额...不是,银尘你怎么!”降泽也是被银尘的话堵的死死的。

  “我同你一道回去!”说的很坚定,还是带着祈求的目光看着降泽,只是希望他对着自己笑着点头说好。

  降泽直接开口拒绝“不用!”降泽就是如此,逼得越急,反抗的心里就会越重。

  “阿泽……”之前还开口说是要一起回他丹x,ue山看看的,可没过多久就变了。“阿泽,昨夜可是我做错了什么?让你变化的如此之快?”

  “银尘,丹x,ue山随时欢迎你的到来,但我想不会是我带你一起去。我不知道我们之间何时让你产生了什么错觉,但那也仅仅只是错觉就好了,就到此为止,你手里的那块玉我既然还给了你那就说明它不应该在我的手里,就像这片羽毛一样,也不应该在你手里。你能懂我的意思吗?”

  “不懂,已经是送出去了,岂有收回来的道理,已经藏在心间的人,又怎么可能抹去!阿泽……我就是喜……”

  “银尘……”降泽急忙打断了银尘的话语“银尘,我说了我们之间有些事可能真的让你产生了什么误解,但是真的,就到此为止好了,如今你也只是刚刚醒过来没有多久,往后你会遇到很多人,很多事,而我也只是恰巧经过的那一个罢了,至于你的玉,你该送给你那个真正会伴你到天荒地老的那个女子,而我的羽毛也一样如此。今后,我修我的仙灵,神灵,而你继续修你的玄明气,修你的帝灵。互不相干!”不知为何,那句互不相干说出来自己都觉得心疼。只是那又如何,这是两人往后注定的定局。

  “阿泽....我真就这般的让你觉着讨厌么?”银尘实在觉得委屈,也很后悔,就那么一顿酒的功夫,所有的事情竟然都变了一个方向。那份一曲妙不可言的心动,一见倾心相惜的喜欢,他本是要慢慢培养,细细滋润的,只要阿泽还在自己身边,那就是可以生根发芽的,可如今……这一切在一夜之间都变了。

  “并非是讨厌你,而是懒得与你有再多的牵扯罢了!”降泽说的狠心决绝,在他看来这种莫名的牵扯就应该直接扼杀掉的。即使有些心痛。

  银尘使劲拽着那张白玉面具,整个人都在颤抖。“懒得有牵扯!”这样一句话充斥着银尘的整个脑海。想要躲避逃开可脚下就像有磁环一样吸附着自己,自己只能呆呆的站在原地,俊秀无双的容颜爬上了愁容。

  降泽最怕心软,看不得如此幽怨的表情就怕自己再次沉沦,若是沉沦了,那便是永远无法抽身了。

  面对着银尘轻声一句“就此别过吧!”

  待银尘回过神,降泽已经是没有人影了!

  “阿泽”银尘不舍抬步想追出去“那句懒得与你有再多的牵扯”盘旋在脑海里挥之不去。手里紧抓着那块白玉面具无法放手。

  狐岐明月一直在不远处的树下等着,降泽现身与狐岐明月面前没有多说什么只道:“走吧!”

  上空一声响破云霄的龙吟咆哮,降泽低垂着头站在原地,双手握成拳头指缝间夹着那只洁白的羽毛忍着不去仰望,银龙直冲到降泽面前,俯视着降泽,傲视着眼前的一切,伸出爪子取走了降泽手里的羽毛“这羽毛从它挂在我的龙鳞上开始时就已经不在是你的了,所以你没有资格在对它做出任何的决定”说完拿着羽毛飞向天际。

  降泽终是忍不住抬头看向天际,天空蔚蓝,空无一物。其实早就已经沦陷了,只是不愿意承认罢了。

  狐岐明月在旁边无奈的摇头嘀咕一句“该死的自尊心!”而降泽只顾自己走着。

  “降泽,那你回丹x,ue山准备做甚?”

  “修炼,准备飞升八重天!”如今也就这一件事可以让自己将这段时间的小c-h-a曲给消化忘记掉了。。

  “不是吧,你不等我一起飞升么?”

本文每页显示300行 共96页 当前第7页

首页 上一页 ← 7/96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或→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尘泽洪荒TXT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