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字体:[ 加大 ]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尘泽洪荒 第3节

小说作者:九宫格的太阳 所属分类:玄幻仙侠 下载:尘泽洪荒 关 键 词:

  箫声一曲终,降泽收好玉箫,看着这些鱼儿围着自己沸腾很是开心。享受着众多崇拜的目光,当然是心情愉悦的了。

  “孔雀仙君?”一条鱼浮出水面喊到。“你不是已经走了么?”

  “仙君,这人竟然是仙君,难怪如此俊逸出尘。”

  “那是,这可是可以飞上天的孔雀仙君,还是白羽孔雀仙君呢,自然不能与旁人同日而语。”

  降泽就这么站在鱼群里享受着着一方最纯粹的赞美。笑到“都是鱼的记忆很短,看来也不尽是嘛,你们居然还记得本君!”

  “鱼的记忆短暂,这些都是那些无知的人类杜撰出来的,定是不能当真!”

  降泽若有所思点点头:“嗯,有道理!对了方才的曲子如何?”

  “那简直就是天籁之音,溪水流淌的声音都没有这般动听!”

  “哈哈哈....”降泽是越发的得意了“前有太子长琴抚琴,三鸟舞于庭,后有我降泽仙君吹箫,鱼儿跃于水。嗯,有意思,有意思!”

  “太子长琴是何人?很厉害么?肯定不及仙君你厉害吧!”

  降泽听言尴尬一笑,太子长琴可是战神般存在的人物,岂是他这等小仙君所能及的呢。降泽决定避开这种尴尬的事情:“咋们还是不谈这个话题,找你们来其实是有事找你们帮忙的!”

  “仙君所为何事,只要仙君开口,小的们定当竭尽全力,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额...呵呵,赴汤蹈火这就严重了,不过就是一件小事罢了!你们在这一带水域可听说河神娶妻这一事?”

  有鱼儿跳起来说道:“河神娶妻,自然是听说了,去年我就亲眼看见了,所谓娶妻呀,不过就是教训教训一下这些人类罢了!这些凡人如此凶残,就应该有河神这样的妖族来惩罚惩罚他们!”

  “还有我,还有我,我也看见了,我可是亲眼看见河神将那位献祭的女子吃掉的。”

  降泽瞪眼:“河神那么凶残?”

  “哼,凶残,那些人类可比河神更凶残呢,他们总是肆无忌惮的将我们捕了回去,各种残忍杀害,说起来我们还得感谢河神呢,就该让河神教育教育他们!”

  “额....”降泽难以置信的看着水里的这些鱼,竟是无言以对了只能尴尬一笑“呵呵....有道理,是有些道理!”毕竟所处的位置不同,所能想到的自然也就不同。

  “仙君问及此事不会是像c-h-a手这件事情吧?”有鱼儿这样问道。

  “呵呵,我就是想见识见识这河神到底是哪路河神!”鱼儿的这些话都让降泽不敢直接承认想c-h-a手此事了。

  “仙君肯定是想帮助那些凶残的人类的”

  “本仙君修行之道自是福泽万物,定是不会偏袒任何一方!”降泽也不知道竟会说出如此官方的语言出来。“只是这毕竟是一条人命呀!若是无人来管变会有更多无辜的人命丧那位所谓河神的口中。本仙君若是没遇到还好,可这即是遇到了,定是不能当作没有发生。”

  “哼,那些人的命是命,难道我们鱼的命就不是命么?”

  降泽回道:“即是世间生灵,命都是同等重要的!”

  “那我们被凡间的人捕去吃的时候仙君为何不来救我们呢?”

  降泽又是尴尬一笑道“呵呵,我这不是没遇到嘛”

  鱼儿:“那仙君来找我们是想让我们如何助你帮助那些凡人呢?”

  “你们愿意帮忙?”降泽可还不怎么习惯这些鱼儿快速想法的转变。

  “仙君都如此说了,我们还能做甚,再说了,若是人类都被河神给吃完了,那河神下一个目标不还是我们这些弱小的鱼群!反正结果都是一样,那还不如帮仙君做成这件事。”

  “额.....”降泽不得不佩服这鱼儿的见识。

  有鱼儿发出惊叹:“仙君不会是要男扮女装想代替那位女子嫁给河神吧!”

  “哈哈哈,当然不是!其实呢,你们只要帮我看好明儿祭祀的那位姑娘就成,至于河神由我来对付。”

  笠日清晨,降泽向来喜欢躺在软榻上,不怎么习惯躺在坚硬的床上睡觉的降泽仙君竟然在树枝上躺了一个晚上。迷迷糊糊的被来看祭祀的百姓吵醒。握着玉箫,无奈做起摇头“哎,恩泽万物,岂是那么容易就做得到的呢!”纵身一跃,落在地面上。

  通往祭祀抬的道路两旁是站满了大大小小围观的人,被用来祭祀的女子被人用木筏扛着,从人群中走过,庄严肃穆,女子依旧是火红的衣衫,被人用绳子捆住了四肢和腰间,红衣女子只能睁着眼睛看着蔚蓝的天空。高空中不时还有几只鸟儿飞过。她不想认命,但却无能为力,泪珠从眼角滑落,打s-hi的发丝。盼着有人能从天而降救她于水火,只是她可能要失望了。

  祭祀台上,香火旺盛,香炉旁边还栽着一颗木桩,上面有几个骷髅头骨,一位穿着怪异的巫师拿着一个摇铃在不停的摇摆狂跳,嘴里念叨的什么乱七八糟的,说不定他自己都不知道是写什么。降泽并未加入到那些人群当中而是旁边山上的树梢上,登高望远,一直注视着湖面上的动静。女子被几个男子连带木筏一起推入湖中。木筏上还放了一些石头,奇怪的是木筏一直在湖面上飘着,并未落入水里,降泽笑了笑“不错!还是挺靠谱的。”

  岸上渐渐的出现吵杂,都不知为何女子没有落水,可没有人知道那个担架下面几百条的鱼儿将女子和担架托着。降泽划动手中的玉箫,女子身上绑着的绳子瞬间解开了。

  烈日当头,木筏不但没有落下,反而开始往岸上飘回。这可是将围观的人群吓得不轻:“这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木筏慢慢的靠岸后,不知那位祭台上的巫师和城主说了什么,又在木筏上加了几个石头,又推回了湖中。漂了一会,木筏又漂回来了,围观的人是越发的躁动起来了。烈日当头,在一旁等待的降泽仙君等的也是有些烦躁了。“河神,你可别人本仙君失望啊,有本事就赶紧的出现。”

  “莫非是河神不满意这个女子给送回来了”旁边有人发出这样的声音。

  “我看啊,定是她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不干净了,被河神知道嫌弃不要了吧!”

  “哎哟,如是这样,那可怎么办啊,把河神惹怒了可就不好了!”

  “哎!人心啊!”降泽无奈摇头,摇晃着脑袋,突然瞥见巫师衣袍里竟有若隐若现的光亮,降泽觉着奇怪朝光亮处看去,只见巫师修袍里的手早已不是一般人的手了,是一只利爪,长长的指甲在阳光的照s,he下还发出异常显眼而且掌心了还有一簇青烟。降泽皱眉“感情等了半天的河神,竟然一直的就在眼前!”

  巫师是红着眼直直的盯着漂在湖里的红衣女子嘴里嘀咕“弱小的鱼群还敢跟我做对!”修袍里的爪子轻微的移动张开,青烟瘴气迅速朝湖面上飞去,直冲木筏底部,看来是发现了底部的鱼群了,降泽随手折断一根树枝,快速抛出,两相碰撞在湖面上发出明亮的火光,如此更是惊呆了围观的百姓。巫师也没有想到会有人来c-h-a手,正当所有的人还在众说纷纭之时,降泽已经是飞身立于祭台上的木桩顶端了,浅浅一笑,风华绝代。

第四章 初见 (主攻大人被当成文物出土了,这样真的好么?)

  “阁下何人,何故中途要打断河神的祭祀。”巫师见有人来捣乱,那只爪子已经是恢复了正常的状态,只不过打断他的计划这又让他越发的愤怒!

  降泽手握玉箫若有所思指着巫师道:“你确定这是在祭奠河神,而不是为了你的私欲!”

  巫师一看他手里的玉箫:“降泽仙君?”元始天尊赠予了一支玉箫给丹x,ue山山主,这可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一件事了。

  降泽浅笑:“嗯,看来还是有些见识的嘛,只是你这妖物竟敢借河神的名义来残害无辜百姓,实在是可恶至极,罪不可恕!”

  “我听说仙君向来闲云野鹤,怎么今儿却突然管起这闲事来了!”巫师自知是打不过降泽仙君,只能尽量拖延时间,想办法逃离。

  “仙君,这人竟然是神仙!”围观的人群里有人发出这样的惊叹,台下是越发的混乱了,巫师见此局势刚好,想趁机逃跑。纵身一跃跳入水中迅速的变成了一头面目狰狞的大鱼,快速的朝木筏的方向游去,就算是逃跑也不忘将自己的餐食带走。

  “妖怪啊,这巫师竟然是妖怪!……”有人发出尖叫。

  降泽见其要逃跑,便迅速追了上去“你这污祟休想在本仙君眼皮子底下逃跑!”手中的玉箫化为神剑直指水中游荡的怪物。剑气划破大鱼的身体,大鱼跳出湖面发出凄厉的惨叫。再次落入水里之时泛起巨大的波浪,将飘荡在湖面上的木筏给掀翻了。木筏上的人也落入了水中。鱼妖跳起张开血喷大口是要将落水的女子吞入口中,腾空而起时,却被降泽仙君的剑气划破腹部,落入水中,女子不停的在水中挣扎着,只是降泽根本就来不及救她,只得看着水里的鱼儿道“辛苦你们了!”

  鱼儿欢悦的在水中跳动着“仙君放心,保证完成任务!”

  降泽只是看了女子一眼便去追赶那头鱼妖去了,鱼儿迅速将落水的女子托起,不让她落入水中,而降泽早已飞走,匆忙之中并未看到水中女子爱慕感激的眼神。

  水里的鱼儿还不忘感叹道“哎,这女子啊,定时被仙君给迷惑了。”

  “仙君如此俊逸出尘,被迷惑也是很正常的了!只可惜呀,仙君志不在此。”

  “哎,也不知什么样的女子才能配得上如此俊朗的仙君!”

  “定是风华绝代的美人才能匹配得上了。”

  降泽追着鱼妖早已脱离了那些百姓的视线,鱼妖已是受伤之躯,波光粼粼的湖面上泛着一条长长的黑色血迹在湖面上散开,顺着血迹降泽很快便追赶上鱼妖。

  “竟然会是巫族!”这让降泽有些诧异。而巫族早在上古巫妖大战十二巫被灭之后就已经是销声匿迹了,都已经是过去万万年之余了竟不知又在此处出现。手中的玉箫早已幻化成了玉箫剑,极致寒光,划过鱼鳞时还发出嗡嗡的声音。

  鱼巫见势是逃不过的了,只好奋起反抗一会,两相对战,湖面上被掀起阵阵巨浪,鱼巫刺耳的尖叫声在湖面上空回荡,光听着声音就让那些百行瑟瑟发抖了。只不过鱼巫在怎么抵抗,终究不及降泽仙居的仙法修为,鱼巫被降泽打了坠入湖底。降泽怕鱼巫再次使诈,便决定进入水中一探究竟。

  水很深,湖底是层层淤泥,好在降泽可是有仙灵之躯的仙人,可自由在水里走动。鱼巫落入水中尚有力气,又想趁机逃跑,怎奈湖底不知怎就窜出一根木棍,直接从鱼巫腹部穿身而过,降泽来到湖底时鱼巫已经被穿心,死了。

  “你们这些巫祟不好好在地狱带着,还想祸及苍生,这便是霍乱一方的下场”收起玉箫剑,降泽漂浮在鱼巫附近,还以为是自己打败了鱼妖,殊不知让鱼妖彻底死绝的是那根莫名飞来的木棍。降泽甩手,准备离开此处,低眼时却见自己白衣上沾着血渍,此处水清澈透明,降泽向来喜爱干净,游离鱼巫一段距离,“嗯,顺便洗一下羽毛也是极好的!”

  湖底,降泽已经变回了白羽孔雀的真身,左看右看,确定安全后,长长拖在淤泥上的尾巴立起,散开,摇晃着展开成屏的羽毛,享受着在水里的凉爽快感,相当畅快,嬉戏游玩结束之后才变回了人身。准备离开湖底,却发现湖底有些异常,好像在动,以为鱼巫又炸死逃了,看过去可鱼巫早已死绝,根本逃不了。总觉着奇怪,巡视一圈,水底深处发现有一点光亮,于是便游了过去,明眸越发的亮了,脸上的扬起了笑容,而淤泥里那个发出光亮的东西竟然是一块纯白玉的面具降泽大喜:“这水底竟然有宝贝!”从出生就对玉爱不释手的降泽仙君见到好玉定是不会放过的。

  白玉面具深陷淤泥之中,盘坐在河床上,小心的扒开面具旁边的泥土。“这可是上等的好玉啊,与我这玉箫的玉石有得一拼,将这么好的玉埋在这里着实也是可惜。”手指触碰道玉面,润泽透亮。“指不定是哪个很久远时期的人遗留下来的文物呢。”

  摊开泥土准备将白玉面具拿起来,惊讶的发现这玉根本就拿不起来。“咦,这就奇怪了!怎么会这样呢?”降泽围着这块玉左看右看的,拿不起来,又不舍得太用力生怕一用力就把玉给弄碎了那可就真的是得不偿失了。玉紧紧的附在湖底的淤泥上,可淤泥松软,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可就是拿不起来。因为实在是喜爱,降泽直接趴在河床上观察到底是为何拿不起来。离得太近,唇瓣碰到了那块面具也不曾理会。

  “嘿!本君就不信真的是拿不起来!”降泽看了,这与就像是放置在地面上一样的呀,就是不知为何会拿不起来。决定出力再试一次,握着那块玉的边缘逐渐增加力量,只是不管怎么增加还是拿不起来。

  “白玉啊白玉,你是有多喜欢这个地方,本君可是来解救你的,躲在这深水处那么久了也该问世了!”对于这块玉,降泽说什么也是不会放弃的,定要将它归为自己所有。伸手扶着再次运功,势必要将玉拿起来。却不知是怎么回事,整个河床突然摇晃起来。“什么鬼,这是什么意思呀,这面具难道还有什么机关!”降泽只是想要这块玉罢了,可不想搞得地动山摇啊。看向那快白玉,那白玉竟然也在动,而且还慢慢的脱离了河床缓缓的升起。

  降泽虽说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仙君,可还是被惊诧到了。“不会是真的开启了什么机关吧!”降泽惊呼。白玉上升到降泽面前,突然立起与降泽面对面的,降泽被吓得往后仰了一些,面具又朝降泽挨近了一些。

  “额,我不是故意要打扰你的,你就大人不记小人过别跟我一般计较,不知者不怪嘛,”降泽没由来的觉着这面具势不可挡说了那么一句一句求饶的话。

  浮在水中的玉围着降泽飞了一圈,突然就消失不见了。降泽还以为是自己眼花呢,几次眨眼确定那块玉面具确实是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这...…”降泽也是无语,好歹自己也是飞升进入七重天的上级仙人,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这么一块宝玉消失,眼前只有清澈的湖水。还在莫名其妙当中,整个河床再次震颤起来,降泽周围的泥土突然裂开。“不是吧,我不是就想拿一块玉,没必要到山河崩裂的地步吧,再说了这玉我根本就没有拿到手呢”河床动摇的是越发厉害了,降泽觉着还是安全重要,急慢起身,准备逃窜,摇摆着没走几步,整个人却突然怔在原地仰望着前方。一个巨大的银色龙头活生生的就这么出现在自己眼前,喘出的气泡打在降泽的脸上,两边胡须还随意的漂在水里。接着龙长长的身体从河床破土而出蜿蜒盘旋在降泽的附近。

  降泽也不知是害怕还是不怕,反正就是呆愣在原地,一直看着眼前的银白色巨龙,深蓝色的眼睛,深邃的就像是大海般广阔无垠不着边际。降泽见过不少的龙,只是能让自己觉着看了诺不开眼的还是第一次遇到,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一身的银白色巨龙。

  “你想要这块玉?”巨龙发出声音,那块消失的面具再次出现在降泽眼前。

  听见声音,降泽回神刚开口不慎湖水突然灌入自己的口中,“咳咳咳...”一阵猛咳,刚才一时激动竟让忘记运功了。一只手突然到处狂抓,一只手扶着胸口,都来不及重新运气,大口大口的湖水就从降泽嘴里灌下去,银龙见状知道降泽这是溺水了,伸出爪子抓住降泽胸前的衣领提着迅速朝水面飞去。

  湖面上,刚出水面,降泽得以解救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捂着胸口,这可能是他成仙以来最最悲惨的一次了,差点就溺水而死。若真是这样那可就真的是羞死人了,仙人可是上天入地下海,这些都是可以轻而易举的。

  “可好些了?”身后传来关切的声音。降泽抬手摇摇道“没事....咳……”终于理清了自己的呼吸和思绪,觉得他这样都是被那条银龙所赐,转身准备责备一番,只是一转身整个人又怔住了。

第五章 初见 (仙君被主攻大大赖上了……)

  降泽转身看见站在自己面前的早已经不是在水里看见的那条银白色巨龙,而是一位俊美绝伦的男子站在自己面前,一声来自内心的惊呼“妖孽……”

  降泽对于自己的身高还是很满意的,只是如今眼前这个男子足足比降泽高出了半个人头。如此修长挺拔的身材高大却不粗犷,屹立于天地之间有一种遗世而独立的感觉,面容更是惊世骇俗,像是经过j-i,ng心雕刻过一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那双剑眉蓝眸,深邃的像是蓝色的海洋,让人一看便会深陷其中无法自拔,摄人心魄。如墨的秀发随风飘动,头上戴着镶嵌着白玉的束发银冠,高挺的鼻梁,唇瓣不厚不薄泛着微微的粉红,蓝色明亮的眸子,一袭坠地蓝白相间锦缎的长袍,裙摆和已领处是用银色丝线绣成的花纹,华贵又不失飘逸。唇角上扬,笑意温暖和煦。一笑万物长春,一啼繁华落尽。

  “你……你怎么?”一时之间降泽都不知该如何言语。那一抹微笑更是让降泽挪不开眼睛,明知这样不太妥当,可还是深陷其中。

  “你可好些了?”男子再次张口问道,不知为何这声音听着就像是天籁。

  “啊……”男子的询问降泽居然没有听清,莫名的抬眼看着他,觉着此时的自己有些渺小,暗自嘀咕,“为何同样是男子差距竟会是如此之大呢。”

  看他呆愣的模样,男子忍不住伸手想去抚摸降泽的头,降泽见状本能的退后,不知为何又踩空了向后倒去,好在男子及时伸手搂住了降泽的腰间才没有再次掉入水中。也真是因为如此,降泽在惊颤之中总算是彻底的清醒了。被一个男子这样搂着甚是不妥,急忙稳住自己的身体并推开身前的人,紧急之余竟没发现自己脸上泛起了红晕。退后几步与他保持一定的距离,也不知为何刚才会踩空了,如今清醒,才发现,自己堂堂七重天仙君在这么短短的时间内竟然被这人迷惑了。

  “看来是没什么事了!”眼前的男子又发出声音。

  “刚才水里的那条银龙是你的真身?”降泽抬眼看着他问道

  男子点头“嗯!”

  “你是一直在这湖底沉睡着的?”

  “嗯……”

  “睡了多久了?”

  “不知?”

  “那……你如今算是神级还是仙级?”降泽能感觉得到此龙修为高深,但却辨别不出到底是到了哪一种境界。

  “……”男子没有回答,也因为不知怎么回答。

  降泽暗自嘀咕“不敢回答,莫非连一重天的仙级都不是。”再次抬眼看着男子傻笑。

  “何为仙级和神级?”男子突然问了那么一句,降泽一个踉跄差点又没有站稳。

  降泽无语,这人好歹也算是龙族了吧连这个最基本的都不知道。“你不修行么?这个你都不知道,修行得道了方可成仙飞跃天际。”

  “这个自然是要修的,不过目的并非是成仙,只是想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

本文每页显示300行 共96页 当前第3页

首页 上一页 ← 3/96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或→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尘泽洪荒TXT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