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字体:[ 加大 ]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尘泽洪荒 第22节

小说作者:九宫格的太阳 所属分类:玄幻仙侠 下载:尘泽洪荒 关 键 词:

  降泽细想了一下无奈道:“呵呵,娘亲还真的是没有提及过。”

  “才这么些年,小降泽竟然是长这么大了。”

  “婆婆,降泽如今八千六百岁了,可能还是小孩子”降泽实在无奈。

  孟婆甩甩手:“罢了。不提也罢了。老身听说小降泽你飞升进入八重天了?”

  “呵呵,是的,前不久的事。”

  孟婆点头:“嗯,果然是天将之子。说吧,你们到底是为何要过这孟婆庄啊!我这孟婆庄可从来没有放过一个生灵入内的.”

  降泽一脸严肃回道:“我们发现冥王竟然是巫族。”

  这理由孟婆还是很诧异的。“你们说离恨天竟然是巫族?”竟没想到,那个年纪轻轻的冥王竟会是巫族。“你们是确定了么?”

  降泽点头“嗯,所以我们就想道冥界探探,是不是冥界已经被巫族给占领了。”

  “闯冥界岂是你们想象的那么简单的事情呢,就算是我孟婆让你们过了孟婆庄你们也过不了忘川河呀,忘川河周围磁场会让你们法力尽失,奈何桥你们又不能过,还不是白费力气。就算过了忘川河,你们又要面对那些没有人性的冥兵。那些冥兵,若是没有生灵,便可相安无事,一旦有生灵出现在冥界,冥兵就会伺机而动,将你们杀个片甲不留。”

  银尘道:“这个我们自然会想办法,你只需打开通往奈何桥的门就行了。”

  孟婆看了看银尘,侧身挨近降泽小声的问道:“小降泽呀,这人是谁啊,怎会对我这个老人如此无礼呢?”

  “额……”降泽又是一脸无奈,刚才银尘在黄泉路上于自己说过他来冥界之时之理还没有孟婆庄呢,这是不是说明银尘可是比孟婆还老的老人呢。“呵呵,他叫银尘!不太善于与人打交道,婆婆你就大人不计小人过,不要与银尘计较。”

  “哼,老身岂是那种不谙世事的老人。”

  降泽狗腿的嬉笑道:“是是是,孟婆婆最好的了。”

  孟婆满意的点点头起身走了,降泽急忙去扶着他,“你小子,倒是没想到,机灵得很啊!”

  “那是……”

  两人没走几步银尘就跟着来了。孟婆小声问道:“你朋友平时都是这个样子冷漠的么?”

  “额,这个,差不多吧!”事实确实如此对于旁人,银尘总是这般清高自傲的,不过和自己在一起时就不一样了,少语却不沉默,特别是笑起来总会把自己迷的七荤八素的。这个为何会被迷惑,降泽也不怎么理解。不过倒是理解为何银尘对于自己和对于旁人的态度为何不同。

  孟婆用拐杖敲了三下墙面,整个地方突然晃动了一下,又稳定了。接着就听见哗哗哗的声音,一整面墙都在向地表深处沉下去。直到完全沉入地下,顺着出口眼前便是黑暗的一片,唯独只是奈何桥上,忘川河里皆是星星点点的幽冥鬼火,黑暗的空间里出现那么一点光亮竟显得柔美静谧,可真真知道这些光亮是那些冤魂怨灵所发出的,兴许就不会觉得静美了。因为不想轮回转世的怨灵,又不能回道凡间,最后之能投身藏入忘川河。密密麻麻的怨灵聚在一起,竟在忘川河上铺设出了一条荧光大道,在黑暗的冥界里俨然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第三十章 冥界行之忘川河(三更)

  奈何桥旁,忘川河边,因为两人是生灵的缘故,奈何桥对于银尘和降泽来说就是一座断桥,更本无法越过。而忘川河,又是特别存在的,哪怕你再有多深不可测的法力,在忘川河上,依旧是为零。

  “老头子,这里有人要渡河!你倒是现身来看看,可否引渡过河!”忘川河边,孟婆对着河面喊到。河面上星星点点碧绿的幽冥鬼火,看不见任何人影。

  忘川河上平静的好一会才听见慢悠悠的声音:“桥在上面,自行前去便是,哪还需我这老头子引渡。”

  孟婆看了看身边的两人又道:“那可是断桥,这二位小郎君怕是过不了!”

  “哼,断桥,那就生灵咯,你这孟婆子,难道不知道老夫我不引渡生灵么!”

  降泽本想着上前说点什么的却被孟婆拦住了又对着河面微笑道:“你这规矩,我孟婆定是知晓的,且不说你呢,就连我不也有同样的规矩嘛,不过,凡事皆有例外,你呀定得现身来看看,才决定渡,还是不渡!”

  “就算是天皇他老子来了,老夫也不会渡。”

  “哎哟哟,天皇他老子倒是没来,不过,那丹x,ue山上的小降泽仙君倒是来了,渡不渡呀?”孟婆脸上笑眯眯的看着和河面上。

  降泽实在不解,忘川河里的引渡人引不引渡难道还与自己的身份有关,在心里嘲讽了一番:“人家天皇老子都不给面子,难道会给我这一个小小的仙君面子!”也是奇怪了。

  河面上的动静没了。二人还以为那引渡人已经走了,只听见孟婆的声音:“好了,老身也只能帮你们到这里了,余下的就得靠你们自行去完成了。”

  二人也没在强留下孟婆,毕竟让他们经过孟婆庄已经是破坏了规矩了。又怎会好意思让她继续帮忙。

  幽冥鬼火星光点点的河道上突然飘着一盏明晃晃的的油灯,缓缓的飘向忘川河边上的两人移动。

  降泽欣喜的拉住银尘的手腕说道一手指着灯光的方向说道:“银尘,你看,是引渡的船。”

  “嗯!要谨慎些,万一他也是巫族呢!”

  “明白!”

  只是这船行驶的很缓慢,终是等到船全部显现出来,在鬼火荧光点缀的河面上又漂浮了一阵子,最后,没有靠岸就停下来了。

  船上,独独坐着一道身影,连根划船的桨都没有,幽冥鬼火的印衬下根本就分不清那船上的老人身着什么颜色的衣物。就连整个冥界的空间都是碧色的。身上的蓑衣几乎遮盖住了一整张脸,只看得见下巴部分,胡须长长的被风吹的有些杂乱。

  “老人家既是出现了为何不过来一些?”降泽问道。

  “为何要渡这忘川河?”老人不答反问道。

  “我们发现冥界藏匿着巫族!”

  “巫族,二位可知在这冥界可没有什么人妖仙巫之分,唯一辨别的那就是有生灵的和没有生灵的!”

  降泽回道:“话虽是如此的,可这些巫族又重新在世间出现,老人家难道就不觉得奇怪么?”

  “巫族,不是早在百万年前就已经销声匿迹了么?”

  银尘道:“销声匿迹并不代表已经没有了巫族的存在。而且现如今的冥王正是巫族。”

  “那个小冥王离恨天竟然是巫族,难怪每次他见到老夫都总是小心翼翼的,原来是心虚呀!”

  降泽忙到“所以烦请老人家引渡我们过河,到对面的冥王府去一查究竟。”

  引渡老人轻声笑道:“呵呵,怎么,想当英雄?想当救世主?”

  降泽回道:“只是一次善意之举,而非英雄之说!”

  “善意,何为善,又何为恶呢?”

  降泽回道:“善恶之分,本就没有固定的度量,因事而起,因人而异,此番冥王离恨天杀害龙太子,还欲加害于旁人,这便是恶!”银尘便是静静的在一旁看着降泽,竟不知道他竟是如此能说会道。

  “那如此说来,你们是一定要进入这冥界来搜查冥王的了?”

  二人点头“还望老人家助晚辈度过这忘川河……”

  “二位可知这忘川河里星星点点的又是什么呢?”

  降泽道:“幽冥鬼火,一众未能投胎转世的魂魄。”

  “看着这荧光铺满的河面甚是靓丽,可你们知道这忘川的水又是什么颜色呢?”

  降泽直起身子看着前方的河道:“血的颜色。”

  银尘突然拉着降泽的手臂说道:“阿泽,我们不去了!”并非是在害怕前方凶险,而是不想降泽去冒任何的危险。

  “可是我想去,银尘你会陪我的是不是?”降泽就想任性这一次,不为别的,就想和银尘一起去看看当年将银尘差点害死的巫族,这降泽既该感谢又该愤怒的巫族。

  “共赴黄泉!”

  “还不快些上船来!”正当二人情意密密之际,引渡人已经将船划到岸边了。

  降泽竟是主动牵着银尘的手说道:“走!”

  ……

  忘川河可比想象中的要宽多了,可船却很慢,降泽和银尘并肩坐在一起,老人不言,他们也没敢多语。

  引渡人突然抬手,掌心出现两根划船的桨沙哑的说道:“拿去划,得尽快让船靠岸。”银尘半起身接过,可发现自己好像不会。抬眼看着降泽。泽立即明白过来伸手接过一支,开始划那忘川河水。而银尘亦是学着降泽的样子开始行动起来。对面坐着的老人,杂乱的胡须微微颤动了几下,又看不清是何种表情开口道:“桨要拿稳了,可别让那些杂碎给吞了去。”

  “晚辈可否问老人家一个问题?”降泽突然开口道。

  只见胡子又动了几下“什么问题?”

  “为何老人家听了孟婆的介绍说是我要渡河之后老人家才现身,而且还同意引渡我们过河。”

  “不为何!”老人答的很干脆,势必是不想将原因告诉二人的语气。

  又过了一会,不知为何老人家突然有些急躁起来“快,划快一些,不然你们会到不了岸上的。”

  二人相视一眼,虽不知为何但还是不自觉的加快了速度,但也才过了忘川河的三分之二“太慢了,快些。”老人又忍不住催促起来,也不知他到底在担心什么。

  忘川河上又没有任何的法力相助,就凭手上的力气活,对于二人来说已经是够快的了。突然发现引渡老人的盘坐的脚上又荧光飞散。

  银尘见状问道:“怎么回事?”

  引渡老人无奈耸肩竟然发出了微笑:“老夫从不引渡生灵,并非是不想,而是不能,一但引渡便会灰飞烟灭!”此时那两条腿已经在产生变化了。

  降泽和银尘顿时呆住了“老人家为何不早些告诉我们?”若是知道结局会是如此,那肯定也就不会找着引渡老人来帮忙了。

  “我若是告诉你们,你们不去,那由谁去对付那里面的巫族杂碎呢!”

  “不,肯定不是这个原因,直觉告诉我不是!”降泽突然是没由来的紧张的站立起来。

  “好好划船,难道你想让他翻不成。”引渡老人厉声道。

  降泽不得不坐下,好好划船。紧张的看着银尘,示意他想想办法。可银尘也只能摇摇头,没有任何办法。下半身已经是都变成了飞散的荧光了,老人依旧很平静的坐在那里。

  降泽实在不忍看去又无能为力愤然起身走至老人面前怒道:“不顾及自己魂飞魄散的结局引渡我们过河,你觉得很是无私么?”降泽也不知为何会这般的愤怒。

  不知哪里吹来的y-in风突然将引渡老人的蓑衣斗笠给掀翻了去,降泽见状整个人是愣住了没由来的一句“父君!”而后又觉得哪里不对:“不不不,你不是,定是认错了。”眼前那可是与父亲长得一模一样的脸庞,唯一多出的就是那些又些杂乱的胡须。

  引渡老人微微一笑“当然是认错了!”老人的眼里却带着忧伤。

  见老人的身体在一点一点的消失,降泽是说不出的感觉,总觉得心里疼痛的很,突然抓着他的衣袍问道:“这到底怎么回事,事情肯定不仅仅只是你与我父君长得相视那么简单。你告诉我,快告诉我!”摇晃着老人的身体,发现他消散的越发的快了又急忙停住。

  “阿泽……”银尘起身扶着激动的降泽。

  老人看向银尘说道:“快些将他带走!护好他!”

  银尘点点头。

  引渡老人抬眼看看降泽说道:“降泽啊,你很好。”说完身体瞬间炸裂。

  “不要啊!”降泽发出呼喊,可是已经来不及了,荧光飞散,最后落在了忘川河里。引渡的船突然摇晃起来,银尘迅速的将降泽护着,不让他掉下去。

  “阿泽……没事的!”

  降泽看着银尘满脸的忧伤:“银尘,为何我总觉着这人与我有着很大的关系,可为何他又什么都不告诉我!我该怎么办?”降泽一时慌了神。

  “阿泽,你听我说,现在,我们最主要的是尽快过了这忘川河。过去了,我们才会有机会和时间去吧事情弄清楚。”

  降泽这才回神过来,眼看周围,“银尘……这船……”降泽见这船也在慢慢的下沉,脑子里是一片空白,没了主意。

  “没事的……我会一直都在……”

第三十一章 冥界行 (解锁主攻大大新技能,仙君感动之余又羡慕了)

  脚下的船只在持续的下沉,而两人又在这忘川河中,更本没办法使用自己的法力,虽是已经过半了,但还是有那么一段路程。

  降泽推开银尘捡起搭在船舱上的船桨:“得赶快划过去才行。”怎知手一抖船桨掉落在忘川河里去了。

本文每页显示300行 共96页 当前第22页

首页 上一页 ← 22/96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或→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尘泽洪荒TXT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