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字体:[ 加大 ]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尘泽洪荒 第19节

小说作者:九宫格的太阳 所属分类:玄幻仙侠 下载:尘泽洪荒 关 键 词:

  “若是天帝来宣那可能还真会有事,不过先来的是玉清观的仙童,那就没什了!”

  “你倒是淡定得很!”

  “若是遇到银尘,告诉他我很快回去,其它的一个字也不要说。”降泽说完便跟着几个仙童消失在云层里了。

  三十六重天玉清观,元始天尊已经坐在主堂上等着了。

  “降泽拜见天尊!”脸上淡淡的笑,看得出此时的降泽很淡然。

  “可是已经猜出本尊寻你来所谓何事了?”聪明人的对话,也不需要拐弯抹角。

  降泽手里握着玉箫拱手道:“如今也只有是关于帝灵一事了,天尊有何疑问只管问降泽便是,降泽定会一一作答。”

  “你手里可还是本尊赠予你的那支玉箫?”

  “玉箫还是那一支从未离开降泽百米之外过,只不过母亲曾和降泽说过,这玉箫是降泽硬向天尊抢来的,降泽实在惭愧!”

  “你这小子,学会说起客套话了,若真觉得惭愧那定是早就还于本尊了,怎可能还会在你手里呢!”

  “呵呵,天尊英明。”

  “你母亲说的到也没错,你那时也就刚出生竟能抓着这玉箫就不放了,想着你与这玉箫定是有缘,所以就赠予你了!”

  降泽玩笑道:“那时候天尊肯定略有不舍吧!”

  “倒也没有不舍,不过是受人之托,却又怕送错了人,不过,如今看来是送对了。降泽应该也听说过这玉箫的出处吧?”

  “听说过的,陆压道君。只是不知是真是假?”

  “自然是真的。”

  “这是降泽的荣幸。”

  “本尊这一生有两个想收却又收不到的徒弟”

  “天尊说笑了,世间想做天尊弟子的人恐怕都已经拍到归墟圣境去了,怎会有收不到的徒弟!”降泽说着心里都有点虚,

  “其中一个那便是你,本尊晚了一步,被你师父凌光神君给捷足先登了。”

  “额……呵呵,那另一个呢,不会也是晚了一步吧?”

  “倒也没有,不早不晚,此人是本尊一个故友之子,都已经是准备拜师了的,怎奈我那小师叔却半道出现给劫去了。”

  降泽蹙眉暗自无奈,又觉着有些好笑,堂堂元始天尊,盘古大神竟会遇到这样的事情:“呵呵,竟有这样的事,不过这作风道也是符合那个传说中陆压道君的作风,离火之j-i,ng,不行常事!”

  “我那故友之子,名唤银尘,也是本尊取的名字。”

第二十六章 两个收不到的徒弟(缘分,可不仅是表面的)

  降泽抬眼看了看高堂上正襟危坐的天尊,并非远在天际那般高高在上,倒像是一位和蔼可亲的老人。“呵呵,看来还真是缘分不浅呢!”

  天尊又道:“拣仙台那束极光应不只是玉箫发出来的光芒吧?”

  “是的,还有一道。”降泽从怀里将白玉面具取了出来“这便是银尘所带过的面具。”

  “你可知为何会发出帝灵之光?”

  “降泽不晓,还请天尊告知!”

  “本尊那小师叔说过,这玉里融了银尘的血!小师叔炼化这块白玉想必就是用来掩盖银尘的帝灵之光的,没想到百万年后,这白玉面具反倒是被同化了。”

  降泽浅笑“难怪银尘会说这玉和他是一体。”

  “银尘可好?”元始天尊终于开口问出了这个最想问的问题。

  “很好,只是降泽想一直藏着他。”

  “你即是选择隐藏真正的帝灵那可曾想过后果?”

  降泽从容的回道:“定是仔细想过了的。”

  ……

  狐岐明月刚走出南天门准备下界,眼前突然冲出来一道人影“东皇……银尘,你怎么在这里?”

  “阿泽,在哪里?”

  “降泽他被元始天尊叫去三十六……重天…玉…清观……了。”狐岐明月话都还没有说完人影就不见了,转身看了看南天门守卫的人员,依旧好好的站在那里。狐岐明月突然疑惑了“刚才难道是幻觉?不至于吧!”

  “明月……”又有声音打破了狐岐明月的沉思迎着声音看去“伯父伯母,你们怎也来了?”没想到降泽的父母竟会出现在这里。

  “明月呀,我们家降泽呢?”婉容看见明月就担心的问道。

  “降泽去了三十六重天了,玉清元始天尊宣他去的!”

  听了狐岐明月的回答,道兮和婉容这才定下心来。“唉,那位银尘小哥呢?没见到他么?”

  “银尘,银尘也来了么?”狐岐明月佯装问道。

  “你也认识那位小帅哥?”降泽母亲眼里竟然在发亮。

  反倒是她的话让狐岐明月不自在了心里实在想笑“呵呵,小帅哥,若是他们知道银尘真正的年纪又会作何感想呢?”想着眼前这二老惊诧的表情,狐岐明月就越发的想笑了。“认识,我与降泽都认识。”

  “他刚才上九重天来了呀,你没看见么?”

  狐岐明月摇头:“没有啊,我在南天门这里也有些时间了,也没见到银尘的身影呀?”狐岐明月无奈,没想到自己撒谎起来,声音都不带颤抖一下,是越来越佩服自己了。心里暗道:“降泽呀,哥也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咦,奇怪了,莫非他还在后面?”婉容发出感叹。

  “唉……你管那么多作甚,降泽好好的就行了!”

  “嘿,你这老头子,我确认一下不行么,那可是你的女婿!”

  狐岐明月突然被下咽的口水给抢到了:“伯母呀,明月记得降泽也就他一个人并无其他兄弟姊妹呀,怎就成了您的女婿了呢?”

  “哦,我与你伯父商量了一下,决定再给降泽添置一个妹妹,然后让银尘做我们家女婿!”

  “额……这个…伯母还真是……有远见啊!”怕是女婿当不了,至于男婿到还有肯能!

  狐岐明月费了好大的力才将二老给哄骗下界返回的感叹一句:“你们两个呀,就好之为之吧!”

  ……

  金銮殿内,天帝和天后正焦急的等待着。台下还有九天玄女,和几位尊神,大仙。

  “回禀天帝,降泽仙君被元始天尊喊去玉清观去了。”

  “玉清观”天帝重复的嘀咕。

  “陛下准备该如何处置?”

  “天尊都已经c-h-a手此事了,朕还能如何?总不能不顾及天尊的面子将他硬宣回来!”

  台下几位大仙大神,各有所思。

  “帝灵之事,容后再议!”

  ……

  九天玄女回到自己的灵栖宫,很平静的坐到自己的专座上,座椅上那蜿蜒盘旋的九头蛇身异常的醒目。离恨天缓缓的从后殿出来恭敬的喊了一声“姑姑!”

  九天玄女看都没看他一眼只道:“你来了!听了三天的大道,有何感悟啊?”

  “姑姑,道法不同,不为大道!”

  “哼,你修的可是玄灵混鲲祖师之气,怎可能与玄清鸿钧老祖之气相同。”

  “姑姑说的极是!”

  “……”

  “姑姑,如今这帝灵现世,我们该如何打算?”

  “阻我巫族重回光明之人定是留不得的!不过,想除掉帝灵的可不仅仅只是我们,我们暂且不动,让他们在斗上一斗我们再作打算!”

  “可是师父回来了?”殿外传来女子的轻音。九天玄女看一眼离恨天示意他到后殿去。

  龙三公主进殿之时离恨天已经不见了人影,只见九天玄女宁静祥和的面容:“龙儿来了呀!”

  “弟子拜见师父!”

  “好,今儿听了天尊的道法可有收获?”

  “收获是不小,不过龙儿就是不知收获在何处!”

  “你这丫头,定又在思绪万千了!”

  “还是师父最懂徒儿了!”龙三公主扬起娇媚的笑脸,分外迷人。

  后殿隐藏着的离恨天便是看呆了,每当在姑姑这灵栖宫才能看见龙三公主如此娇媚姿态,可自己一但出现在她面前时面对的却是三公主一副冷漠的脸庞,倾慕于三公主多年的离恨天心有不甘。

  ……

  玉清观大门前,降泽一手抚着胸口处隐藏在自已兜里的白玉面具,一手转悠着那只透白的玉箫,脸上的笑容甚是灿烂。不甚却撞到前方一堵r_ou_墙,降泽抬眼,笑意更甚,眸子更亮了随后又出现一些慌神,眉头微簇“银尘,你怎么会在这里,不是让你好好呆在丹x,ue山么?”

  “我感应到了面具的异常,有些担心你,就跑上来了!你没什么事吧?天尊有没有把你怎么样?”一上来便是各种的问候。

  降泽听了这问候,真真的是甜到心坎里去了“我很好!走吧,我们回丹x,ue山。”揪着银尘的绣袍就准备离去。

  银尘随着他走了几步突然停了下来,二人转身,看见元始天尊手持浮尘站在门口,银尘身体微簇,拱手弯腰,降泽傻笑“呵呵!”不得不随银尘一起作揖。而后两人才携手一起离开了玉清观。

  三十六重天下界,势必经过九重天南天门。降泽疑惑的看着银尘:“南天门守卫那么紧你是怎么进来的?”

  “就这么进来的呀!”银尘思虑了片刻才回答,确实也是如此,在他进入南天门之时根本没人拦他。

  “那你在做给我看一次,怎么进来的就怎么出去!”降泽还不信这个邪,难道他就真的那么快。

  “那我在外面等你!”

  “好!”

  果不其然,降泽那个好字一瞬间的功夫,银尘已经不见了身影,南天门玉石墙的拐角处出现了银尘的身影。降泽羡慕的咽了咽口水,自己得修多少个千年才能达到这种至高境界呢,就刚才那一瞬间守门的仙兵连影子都没看见,降泽暗自责骂“这些个守门的,也太不负责任了。”

  “降泽仙君慢走!”有仙兵还很客气道。

  “呵呵,好说,好说!”

  降泽见银尘一直站在原地,趾高气扬,抬头挺胸的走至银尘面前说道:“算你厉害!走吧,回去。”

  银尘浅笑,降泽又看呆了。

  “我是如此的倾慕于你,可你为何就对本王如此冷漠,总一副爱答不理的模样。”二人才没走出几步呢就听见这么一句。二人不自觉的停下脚步。

  “不喜欢便是不喜欢,强扭的瓜不甜,冥王应该清楚得很。”降泽皱眉看了看银尘,银尘回于同样的眼神。

本文每页显示300行 共96页 当前第19页

首页 上一页 ← 19/96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或→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尘泽洪荒TXT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