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字体:[ 加大 ]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尘泽洪荒 第13节

小说作者:九宫格的太阳 所属分类:玄幻仙侠 下载:尘泽洪荒 关 键 词:

  送走了凌光神君之后,降泽更是越发的空虚了。这么久了还没有见到银尘,“想必真的不告而别了。”

  、

  银尘拿着冰糖葫芦回到朱雀神殿之时,降泽已经没有踪影了。“阿泽……”

  降泽走在路上,手里的玉箫一次一次的打在路边的树叶上,也不怕将玉箫给打碎了。隐身刚追上降泽的银尘本想着将他拉住质问他为何不告而别时只听见降泽嘴里骂道:“死银尘,不吭一声就走了,你是在报复我么!”

  银尘皱眉,奇怪,他哪里得罪他了,还说报复,自己是疼都来不及了,还报复。突然出现在降泽面前,正好被气冲冲的降泽撞了个满怀。

  “你……”降泽抬眼,看见银尘既是欣喜又是不解:“不是已经走了么,怎么又回来了。”

  “走,走去哪里,你昨夜说的要带我去丹x,ue山的,这么好的机会我可不想走!”

  降泽糊涂:“我,我有说过么!”

  银尘很确定的撒谎道:“有,当然有,怎么难道你想反悔。”

  “我……”降泽哪里记得,能记住帝灵之光闪现自己还主动亲了他,记住这些就已经很不错了的。

  “诺,这个给你!”银尘突然将冰糖葫芦递到降泽身前。

  降泽突然愣在原地不走了看着银尘手里抬的两串冰糖葫芦降泽心里暖暖的感情刚才不见人影是因为卖这个去了小心翼翼地接过一串却还冷哼:“这小孩子才喜欢吃的东西!”殊不知某人自己早就已经是乐开花了。

  银尘瞪了一眼,“那你要不要,不要就还回了给我!”

  “勉强要了!”降泽扬起脸颊看着银尘“送出去的东西岂能有收回之理!”

  “这串也给你!”银尘心里宠溺,想把所有好的都给他了。

  降泽也是毫不客气的接过来,在递到银尘面前:“诺,这个给你!”俊逸的脸庞笑颜如画。

  银尘微微一笑接过那串冰糖葫芦。无奈,不知何时自己竟变得这般幼稚,看见降泽吃东西的模样,总算是明白过来了。

  “银尘,昨儿喝多了,头有些疼,你送我回丹x,ue山可否?”一路想了好久,才想出这么一个理由。可一说出来就觉得实在幼稚,虽说刚才银尘说了要跟自己回去,可想想自己还是开口邀请一番才能显示自己心里所想。

  好在银尘根本不在乎是什么样的理由,总之能与降泽一起上丹x,ue山就成,

  “好!”这样的机会自然是不会放过的,重要的是阿泽邀他一起去了。

  “额,银尘,昨夜我好像梦见你帝灵现形的样子了!”

  “嗯,是这样的!并非是做梦”

  “……”降泽心喜,那说明自己是真真实实的见到银尘的帝灵现世了。“不会有什么麻烦吧!”

  “可能会有,但是没关系!至少现在没有。”

  “我昨夜喝醉没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吧?”

  银尘看了看降泽被自己亲吻过的唇瓣,若说出格那也是自己没忍住才亲眼前在人。佯装一本正经的回道:“没有,你很好!”

  “嗯,那就好。”降泽就怕自己没忍住对银尘胡言乱语表达心意那自己可就丢脸丢到家了。“对了,那个你的那两头麒麟呢,怎么没见和你一起。”那也算是两人一起出生入死之后遇到的。

  “在山上,你要骑么?”

  “额,我……呵呵,不要!”实则心里还是想要的。

  银尘口哨一吹,没过多久丛林里就窜出那头玉麒麟走到银尘身边。

  “还有一头呢?”

  “你我两个人,玉麒麟就足够了。”说着趁着降泽不注意,揽着他的腰间,二人稳稳的坐在玉麒麟的背上。有能接近降泽这么还得机会,怎么能一人骑一头呢。

  “银尘,你想找死是不是……”如此亲密,降泽实在有些不自在,微微发怒。

  “别动,会摔下去!”就这么搂着身前的人,心情极好。

  身后丛林里出现响动,银尘回头,火麒麟赶紧缩回了丛林里。

  .

  二人回到丹x,ue山降泽木屋,随着降泽上了小楼,推开门,门框刚好是足够降泽经过,到银尘时,不得不弯腰低头。降泽笑了笑:“看来这屋子得翻修了,怕是以后你一不小心可就会撞到眉头了。”

  “没关系,将门框加高一些就成。”银尘心里那个高兴,降泽说的可是以后,可是说明以后可以和他一直住在此处。

  “嗯,这法子到不错,明儿就把他拆了重新装!”

第十九章 过往趣事(原来一直都在)

  对于降泽的这座小屋,银尘期待已久,没什么太多华贵的摆设,木制的桌椅,躺椅,能让降泽舒舒服服休憩的倒还不少。晃眼瞥见茶几上一样眼熟的东西,缓缓的走了过去。

  降泽见状惊呼:“不好!”快速越过降泽,一把将茶几上的面具拿起来收在自己身

  银尘已经是看清了那是什么东西,和自己手里一摸一样的白玉面具,而如今降泽手里也有一面。走进躲闪的降泽,而他也只能心虚的退后,直至降泽整个人靠在墙上银尘才开口道:“给我看看……”

  降泽摇头,如此尴尬的事情怎么能让他知道呢,说什么也也不会给的。扭头心虚的不去看

  银尘抬手一掌杵在降泽耳畔另一只手里出现了自己那块白玉面具说到:“我这块,也给你了!”

  “哼!不要!”那句“收了我的玉就是我的人了。”那就醉语突然出现在降泽脑海降泽心里喜欢,但还是嘴硬的拒绝了。

  银尘妥协,决定改变策略:“你先帮我保管,等我要送人的时候再来跟你取!”眼前这人软硬不吃,得慢慢来才行。然后松开了对降泽的禁锢。

  “啊?”就这么放弃了,降泽还懵圈呢!

  “嗯,这屋子不错!”

  “那是,你也不看看这是谁的地。”有些人的夸赞还是很受用的。

  窗外看见好些白色的孔雀羽毛挂在屋檐随风飘动,银尘浅笑:“竟把自己的羽毛挂在这里!也不觉难看。”

  “笑话,我这羽毛可比任何挂铃,好看多了。”降泽对于自己的羽毛向来很自信。

  银尘认同的点点头:“那道也是!”

  降泽突然想起银尘手里也有一片自己的羽毛的,当初自己偷偷拿回来,又被银尘拿走了,现如今这么久了不知道还在不在呢,左看右看也没见着银尘身上有羽毛的痕迹,莫不是丢了,心里甚是失望。

  仙主,仙主,你回来了!”人没看见就听见涂涂的声音和脚步声了。怎奈涂涂刚一进门,看见两个风华绝代的男子立于木屋的阳台之上,涂涂自个都看呆了。此二人竟比他们眼前秀美的山川好看多了。

  “咳咳……涂涂,谷子捡完了么?”涂涂这才回神过来。

  “这位是银尘,可是丹x,ue山的贵客,可别给本仙君怠慢了!”

  涂涂回话:“仙主的贵客,涂涂自然是不敢怠慢的。”涂涂看了银尘几眼似在哪里见过,可又记不起来了,不过这都并非重点,重点是是他家仙主竟然带人回丹x,ue山了,这还是有史以来第一次,过去那些可都是自个上山来找仙君的,而眼前这人竟是仙主自行带回来的。

  “这些日子山里可还好?”作为山主自是应该有山主的风范,然而降泽内心里是想显摆一番。

  涂涂回道:“山里倒是没什么事,不过山里的这些族人就有事了?”

  “何事啊?”

  “是这样的,仙主自从六百年前因为月怜仙子和寒尧仙君成亲你一气之下外出仙游,自那以后您可就再也没有与山里的族人讲学过了。”

  “胡说,什么叫一气之下外出仙游!”降泽竟然将这等糗事在银尘面前说起,心里好不痛快。

  银尘若有所思的看着降泽,降泽无奈尴尬的面对银尘笑了笑。

  “仙主,族人们都在问及小的,仙主何时才能给他们讲学呢?”

  “既然想听,现在也是可以的呀!”

  “啊,现在……?”

  “还不快去告知那些族人,本仙君今儿个开讲。”

  “那仙君准备同这些族人讲些什么呢?”

  降泽扭头看了看身旁一直安静的银尘回道:“今日与他们讲帝灵!”

  “仙主,什么是帝灵啊?”

  “嘿,你这涂涂,不是让你去通知那些族人么,怎么自个倒是先问起来了,还不快去先把人找来了!”

  “好嘞!”涂涂高兴的领命而去了。

  “看不出来啊,竟然还是个神通!”靠着身后的围栏看着降泽,即使是知道他在自己眼前显摆可还是越发的喜欢,“对于帝灵,你了解多少呢?”

  降泽思虑片刻将手腕搭在银尘的肩头轻声道:“嗯,可能没有你这个真正的帝灵知道的多,不过忽悠一下我的这些子民还是足够了的。”

  银尘扭头,四目相对,看着眨巴的唇瓣呼吸的热气忍不住真想在亲一口,不过还是忍住了。“可知道这万世之中修得帝灵的有多少人?”

  “加上你的话就有三个。”

  “嗯,那么看来还真的是足够了,去吧,我等你回来!”

  “额,那个,讲这个的话势必会提到你的父亲,这个你不会怪我吧!”

  “只要你没有过度的言论那又何妨呢!”

  、

  堂院的草地上是做了许多的人,可是比过往多出了一倍的人。许久未讲学了,又是那么多人围观,降泽突然还不习惯了。最主要是银尘,说是不来的,最后还是忍不住跟着来了。

  “世间万物皆有自己的灵魂所在,人灵,妖灵,仙灵,神灵,魔灵还有一种那便是帝灵,帝灵顾名思义便是帝王灵魂之意,只是这帝灵可并非是一般人能随意修得的,苍茫千余载可能也找不到真正能修成帝灵的灵魂。”

  “现如今的天帝难道也没有修得帝灵么?”有人这样问道。

  “天帝有没有修得帝灵也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不过本仙君倒是知道有三……有两个一个是轩辕黄帝,而另一个则是万妖始祖的东皇太一……”说到此处还不忘朝银尘看了一眼。那毕竟是银尘的父亲,如此说起总有些不自在。好在银尘依旧一脸笑意看着自己,降泽也才继续放心的往下讲。

  旁边的涂涂便是一直注意着这二人,如此眉来眼去的已经是好几回了,可自己也不过小厮一个,也管不及这些,不过看这银尘竟是越看越不对,总觉得好像是在哪里见过一样。

  “月怜仙子是何人,与你们仙主有何关系?”银尘突然开口问及旁边的涂涂。

  “额……”涂涂一脸懵,莫名其妙的回答了一句“那是看着仙君长大的人。”

  “那她成亲又怎会讲你们仙主气得出走云游?”

  “仙主求爱的羽毛还没有送出去,月怜仙子就被人抢走了,还得去参加她的婚礼自是气不过就离家出走了。”

  “你说降泽他还准备去向她求爱?”银尘心里实在不是滋味,可又没法子解决,只能干站着看着圆台上说得无花乱醉的降泽。

  银尘看了一会便离开了。

  涂涂忙到:“公子准备去何处,等会我家仙主下讲我也好告知仙主。”

  “我就在山上随便逛逛,待他讲完,我自会回来!”

  涂涂也没有继续追问,由他自行去了,摇晃着脑袋:“到底是在哪里见过呢?”甚是熟悉,可又想不起来。

  银尘游玩,直到降泽讲学完了都还没有回来。降泽走在涂涂前面,走的有些慌忙,“银尘可说过他何时回来?”竟没发现自个是在担心银尘,也不知是在担心啥,就是决定讲学完了之后见不着银尘心里有些不痛快。

  “他就说了是随便逛逛就回来的!”涂涂不明白为何要那么紧张。

  “可我都讲学完了为何还不回来呢?”

本文每页显示300行 共96页 当前第13页

首页 上一页 ← 13/96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或→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尘泽洪荒TXT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