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短篇 > 我同桌是魔法师

我同桌是魔法师

整理:腐书网 作者:槐榆 发布时间:2019-07-08

简介:文案
克里斯特无意中打破了新调配的魔法药水,受重伤至昏迷。
醒来后,他发现自己出现在了另一个时空,变成了一名正在上高中的学生。
且魔法微弱,近乎消失。

 ☆、一

 
  宽敞的石室内摆满了杂七杂八的东西,其中以大大小小的透明瓶子为主,上千个瓶子内盛满了颜色各异的药水,散发出瑰丽又幽微的光,不太亮的光将石室烘托得更加诡异,y-in沉。
  层层摆满药水瓶子的架子桌子中间,一个身影正穿c-h-a其间,看起来忙碌无比。
  偌大的屋子里只有他一人。魔法师做一次实验所用时间极长,守护在石室门外的侍卫疲倦地眨着眼,看起来已经守了很长时间。
  “哈啊哟——”,其中一名侍卫没忍住,打了个声调直往下降的哈切。
  侍卫长瞪他一眼,闷声道:“再坚持一下,很快就换岗了。”
  被侍卫长一提醒,所有人都恢复了些j-i,ng力,将肩往上提了提,借助挺胸悄悄撑个懒腰,瞬间感觉自己还能再坚持一会。
  众侍卫正在微妙地调节自己的姿势,此时,却听石门内传出一声沉闷的“轰隆”声,紧接着,脚下的石板跟着狠狠颤动了几下。
  “不好!”侍卫长心里一个咯噔,当机立下道,“你!快去通知保卫队!剩下的人,跟我一起进去!”
  上帝保佑!里面的年轻人可是陛下现今最信赖的魔法师,要是他出了问题,他们整个小队难逃其咎!
  在石门外众人想尽办法要打开石门的同时,石门内,独自一人的青年已经被满屋子的紫色气体包围。
  他痛苦地咳嗽了两声,突然僵直着身体径直倒在地上。
  ——
  明媚的春光撒进窗户,雀跃着跳上课桌,落在课桌左上角的书本上。
  窗外不时传来几声叽叽喳喳抑扬顿挫的鸟叫声,忽然一阵扇翅声拍打进耳朵,陈冉本来就没认真听讲,立马就被这声音吸引住,猛地转头,恰对上阳台上那只小鸟的两只黑溜溜的小眼睛。
  小鸟歪歪头,忽然展翅,扑棱一下飞走了。
  乐水一中是省重点高中,学校不仅绿化做的好,校内还有许多野生小动物出没,学生们进校时就被警戒不要惊扰小动物,所以校园里的动物不仅多,还不怕人。
  晒在这样的融融春光下,简直是人生一大乐事。
  陈冉收回视线,余光瞟了一眼正趴在桌上睡觉的同桌。
  对方脑袋埋在臂弯里,看不清脸,倒是露出一头硬质的短发和一对支棱的耳朵。他身上没穿校服,体恤衫松散地穿在身上,由于姿势原因,露出一节修长白净的后脖。
  这就是传说中又帅又有钱,迷妹满街跑的乐水一中新晋校草,卫新。
  “……。”陈冉看了会卫新睡得发红的耳朵,掏出新发的书,一一写上名字。
  班主任还在滔滔不绝地讲话,介绍完班上的规矩,又从以前的班级说到自己的性格,大意是她脾气很烈很刚,大家平常注意着点。
  刚分完班,陈冉是从平行班跳到实验班的,所以并没有什么认识的人,进教室后就一个人选了个靠边的座位安静地坐着。
  周围的同学看上去都很熟稔,嘻嘻哈哈打成一片,更衬得他形单影只。
  没想到班主任进教室开始讲话后不到五分钟,他身边这位同学就从门外晃悠进来,径直坐到了他旁边,一声不吭,埋头就睡觉。
  要不是周围同学稀稀索索的谈论,他还不知道原来他身边坐着的就是大名鼎鼎的卫新呢。
  班主任终于讲完了话,吩咐上学期的班长组织一下竞选班干部的活动,就拎着包包走了。
  班主任内定的班长是个身高一米七往上的妹子,梳着马尾,着全身校服,腰杆挺得跟小白杨一样笔直,特别有气质,一看就是学霸型女神。
  陈冉认识她,她叫韩馨雪,名副其实的学霸加女神。
  陈冉认识韩馨雪,不仅因为他俩上学期在同一个社团,还因为韩馨雪恰好是陈冉喜欢的类型。
  说来好笑,一学期的社团,陈冉共和韩馨雪说过五次话。每次和韩馨雪说话时,陈冉都会脸红。
  陈冉不确定自己是不是暗恋韩馨雪。
  此刻,在韩馨雪的组织下,班级内气氛活跃,不少人举手报名。韩馨雪飞速地记下姓名:“下一个,劳动委员。”
  不少原本举着的手瞬时收了回去,教室里安静不已。
  开玩笑,学生会对卫生方面检查超严的,班主任又是人尽皆知的“五星狂魔”,要是因为卫生被扣了分,估计会被班主任搞死。
  劳动委员?算了吧。
  韩馨雪目光在教室里扫视一圈,连仅有的几只手都全部放下去了,大家全都一副不愿意的样子。正巧上学期班上的劳动委员被调到了其他班,现在怎么办呢?
  韩馨雪泄气地咬了下下唇:“同学们都积极一点嘛,为班级做贡献!”
  陈冉自然也知道学生会和班主任的严苛,他犹豫再三,见实在没人愿意当选劳动委员,狠下心举起手,看向韩馨雪。
  韩馨雪眼睛一亮,正要说话,陈冉边上一直在睡觉的人却忽然抬起了头。
  卫新一副刚睡醒的样子,稍微留长的刘海有些凌乱地悬在空中,衬得他整张脸更加俊美。就算黑眼圈有些重,也依旧不损他的英俊。
  陈冉吓了一跳,下意识地缩回手,不自在地往墙缝里缩了缩。
  韩馨雪顿了顿,继续道:“很好,同学,你叫什么名字?”
  “陈冉。”陈冉尽量放大了音量回答。
  “好的,陈冉——劳动委员,没问题吧?”见陈冉点头,韩馨雪记下他的名字。
  陈冉偷偷在心里记账:
  在班里谋个职位√
  和同学搞好关系(待完成)
  陈冉思索着,见卫新呆愣愣地坐在凳上,失魂落魄,双眼无神,脸色隐隐有些惨白,立马关心地问:“同学,你没事吧?”
  卫新闻言,忽然睁大了眼,好像突然间回了魂,脸色以r_ou_眼可见的速度恢复。
  不一会,他眨眨眼,偏头看向陈冉:“没事。”
  陈冉被他一眼看得再次缩了缩身体,总感觉他刚才在打量自己。
  让人很不舒服的眼神。
  在心里将“和同学搞好关系”这一条擦掉,陈冉的蜗牛触手刚伸出壳,碰到卫新,就立马又缩了回去。
  还是学习好了。
  
 
  ☆、二
 
  陈冉想着,默默朝远离卫新的方向挪了挪,掏出语文书开始背诵课文。
  卫新见陈冉不搭理自己,也不恼,神色略微奇怪地四处扫视了眼,又立马飞速收回视线。余光瞟到陈冉的动作,学着人家拿了本书,神色自若地翻开。
  等所有班干部统计完毕后,大家便可回寝室收拾东西或者去吃午饭了,到了下午两点十五分,仍要按时回教室上课。
  时间还早,陈冉寻思着自己回寝室整理一下床铺,再到食堂吃个午饭,完了回寝室睡个午觉,时间也就差不多了,便合上书,打算整理一下书桌。
  抬起头,他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新同桌,却发现对方正在看信息与技术——就目前来看,是完全没用的一本书。
  看人家那副聚j-i,ng会神的样子,似乎津津有味。
  陈冉不禁暗自佩服。
  整理好书桌后,陈冉背上书包,打算回寝室。
  “等等,”正将椅子挪整齐,旁边的人忽然出声了,“那个……你要去哪?”
  陈冉看过去。卫新正眼巴巴地看着他,全然没有平日里盛传的“飞扬跋扈”“玩世不恭”“吊儿郎当”的神态与气势。
  那双好看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陈冉,把陈冉的心都看软了些。
  于是陈冉尽量放轻了语气,温声道:“回寝室……”,顿了顿,犹豫着加上一句,“你要一起么?”
  卫新眼睛瞬时亮了,忙道:“要的,要的。”
  说时,胡乱地往书包里塞了几本书,学着陈冉的样子乖巧地双肩背上书包背带,放好椅子:“走吧。”
  两人肩并肩,一起走回了寝室楼。
  “对了,你知道你在哪间寝室了吗?”楼底下贴着寝室分布名单,陈冉瞧见了,顺口问一句。
  没想到卫新还真不知道,一溜烟窜到公告栏底下,看了半天也没找到自己的寝室。
  陈冉无奈地走过去,扫了几眼,一眼就瞧见了卫新的名字,指着朝对方道:“喏,在这儿呢——卫新,205,你住我对面寝室。”
  卫新笑笑:“哎哟,我眼睛大嘛……”
  “噗!”陈冉绝倒。很少有人跟他开类似的玩笑,卫新的调皮让他感到一阵轻松愉悦,潜意识里将卫新当做一个朋友,便也跟着说,“where  is your face?”
  卫新笑着说了句英语应答,语速飞快又流利,陈冉没听清,呆了呆,惊叹道:“卫新,你口语这么好的吗?!”
  两人一边上楼一边闲扯,寝室刚好对门。
  陈冉拿钥匙开了门,和卫新短暂告别后,熟门熟路地来到自己的床位,将书包放在底下的书桌上,脱了鞋爬上书桌上方的床,开始整理被子。
  寝室里没别的人回来,他整理完了床铺,坐在床上,看着寝室另外三张床发了会呆,叹口气,又慢悠悠地爬下床,拿好饭卡去对面寝室找卫新。
  对面的寝室门没关,他径直进去,只听得“彭彭”几声响,并不见人。奇怪地循声看去,赫然看到一只“被子怪”正立在床上挣扎。
  被子怪挣扎两下,床板又是“彭彭”两声。
  “卫新?”陈冉惊疑地试探道,被子怪里立马传来闷闷的一声应答:“在这!”
  “……,”陈冉无语,见床板呻.吟得太过凄惨厉害,怕卫新将床压坏了,便连忙道,“你快出来,我帮你弄,完了好去吃饭。”
  被子怪终于不再揉虐床板,稀稀索索一阵响后,卫新终于从被套里钻了出来,满脸憋的通红。
  “这玩意儿,太难搞了……呼……”卫新喘着粗气爬下床,给陈冉腾位置,“麻烦你了。”
  陈冉感觉他说话没之前那么僵硬死板了,活动间也自然很多,以为是对方也接受了自己这个朋友,心下一暖,大方一笑:“没事儿。”
  三两下将折腾了卫新半晌地被子收拾得服服帖帖,引得卫新在底下看得目瞪口呆。
  这么一会的功夫,卫新通红的脸色已经恢复正常,甚至隐隐有些泛白。
  陈冉下床穿好鞋,一眼就看到对方这略微惨白的脸色,担忧地问:“卫新,你脸色有点白,是不是生病了?”
  卫新露出招牌笑容:“没事,就是刚刚被憋得有点缺氧了,休息一会就好。食堂已经开了,咱们快去吧。”
  开学第一天,在食堂吃饭的人并不多,因而食堂的菜式也较少,还都是上学期吃腻了的款式。
  但两人都没有嫌弃,十六七岁的男生本就是长身体的时候,一顿饭量大得惊人。
  稀里哗啦吃完了餐盘里的所有东西,陈冉饱得直摸肚子。两人打的饭菜份量相当,卫新却同陈冉不一样,吃完了还嚷着没饱,又去添了些饭才满足。
  两人吃饱喝足,散着步往寝室走。陈冉有点吃撑了,原想绕着校园走一圈消消食的,看见卫新眼底的黑眼圈,没把话说出来。
  回到宿舍,两个寝室的门都敞开着,看来是都有人回来了。
  陈冉进门,看见自己的对床底下坐着个高个子男生,耳朵里正塞着耳机,手里捧着手机,看姿势应该是在打游戏。
  陈冉一时拿摸不准该不该上前打招呼,想着别打扰人家,便悄悄拉开椅子坐下,拿出书本预习。
  看了没一会,睡意萌发,正想上床睡觉,肩膀却被冷不丁拍了一下,身后的人道:“嗨,同学!”
  陈冉吓得抖了抖,书本啪一下拍在桌上。
  他转头,见果然是寝室里另一个男生,弱弱地招呼道:“嗨……”
  “抱歉抱歉!吓到你了吧!我叫林霜,”林霜大大咧咧地拍拍陈冉的肩膀,以示抚慰,“我刚打完游戏,回过神发现寝室里竟然多了一个人,吓我一跳!你可真是神不知鬼不觉——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陈冉,冉冉升起的冉。”陈冉回道。
  “我感觉我名字跟你的很配呀,秋霜冉阳,多有意境。”林霜乐得嘿嘿笑。
  陈冉一向对开朗的人没什么抵抗力,属于遇开朗则开朗,遇害羞则害羞的类型,见林霜笑得高兴,也露出了一丝微笑。
  “陈冉,我发现你笑起来还挺好看,”林霜盯着陈冉嘴角未压下去的笑意使劲瞧,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要是其他俩人长得不咋样,那你就是我们寝室的颜值担当了。”
  “承受不起,我顶多就是长得白净一点,一白遮百丑嘛。”陈冉渐渐适应了林霜的节奏,话语变多起来。
  “要这样说,我长得高比你长得白净还厉害,你知道我有多高吗?”林霜站直了身体,陈冉头仰成六十度,迟疑道:“一米八五?”
  “一米九一,”林霜得意地笑,“想不到吧。所以呢,一般人只能仰头看我,要看到我长什么样子都得站远点,万一碰上个近视,还不一定看得清。人家连我脸都看不见,我长得美丑都没关系了。身高加颜值分,估计就是这么加的吧。”
  陈冉笑得直不起腰,脑海里闪现出一幅画面,颤着声笑说道:“那别人站的近了,岂不就只能看到你的鼻孔了?哈哈哈……”
  两人相见恨晚,凑在一起聊了许久。另两名室友回来后,四人又凑一堆聊了会,直到一点钟打午休铃才罢休。
  陈冉困得眼睛范泪花,倒床便睡。
  下午两点,激昂的起床铃打响,陈冉j-i,ng神抖擞地爬起来,下意识看了眼对面床,林霜还没起,盖着被子睡得香甜。
  他下床敲了敲对方的床杆,将人唤醒,这才到洗漱间洗漱。
  205和206两寝室面对着面,共用一间洗漱间,洗漱间里有五个水龙头和三间厕所,附带晾衣的阳台。
  陈冉刚出寝室门,便撞上了同样出来洗漱的卫新。
  “下午好。”卫新率先打招呼,睡了一觉后,他整个人疲倦一扫而空,看着j-i,ng神了许多。
  “下午好。”陈冉礼貌地回复。
  之前在班里没一个认识的人,卫新对他来说就是贫瘠土地上的唯一一棵植物,自己只能去接近他。
  现在经过一中午的熟悉,他认为林霜跟自己更合得来一些。而且卫新是处处受人追捧的校草,陈冉到底是有些怕他的,同时也担心人家不屑于同他交往。
  
 
  ☆、三
 
  两人拿上洗漱架上的洗漱物品,一起站在水龙头下漱口洗脸。
  身后突然传来拖鞋踩地的踢踏声,紧接着林霜的声音响起:“哎哟,你俩这是最萌身高差吗?”
  陈冉含着牙刷回头看他,含糊地打了声招呼。
  林霜将洗脸盆放到卫新旁边的空位上,偏头一瞧,吓了一跳:“兄弟!你住对面寝室啊?”
  “唔。”卫新不知道这人什么来头,借着刷牙不便说话,用鼻音回了一声。
  “稀奇啊,哈哈哈,你在外面不是有房吗?干吗这么想不开,”林霜脸上是一贯的自来熟做派,“我提醒你,住校生活可是很艰苦的,有时候热水都没有……”
  卫新任凭他叨叨,迅速洗漱完,就拿着洗漱用品出了洗漱间,留林霜和陈冉大眼瞪小眼。
  “不是吧,他还记着上学期那事儿啊?看我这么不爽!”林霜夸张地嚎了一嗓子,痛心疾首道,“不就是不小心用篮球砸到了他头吗,这么小心眼,记到现在!”
  陈冉不知说什么好,感觉卫新就这么一会脾气又改变了,之前还如春雨润物细无声,现在就变成了瓢泼大雨,真是难以捉摸。
  果然这类学校名人都是不好接触的。
  二点十分,还有五分钟上课,全寝室除了陈冉和林霜,其他两人都走了。
  林霜边吹头发边大声嚷嚷:“陈冉你再耐心等等,我马上就好了!”
  陈冉无奈,背着书包斜靠在书桌旁,默默看他吹头发。
  吹风机发出嗡嗡的噪声,林霜不得不用吼的来说话,边吹头发边叨叨,没事也要找事说,嘴巴除了睡觉就没停过——不,他睡觉还打呼噜。总之,陈冉怀疑他是蚊子转世。
  还有三分钟上课,两人夺门而出。
  陈冉离门近,走在最前面,没留意到门口站着个人,猝不及防撞上去,感觉脑袋撞到了什么坚硬的东西。
  扶着额头往上看去,就见卫新皱着眉,一手捂着锁骨。
  陈冉愣了愣:“你怎么在这?”
  话还没说完,林霜在后面咋咋呼呼道:“怎么了?哎哟,吓我一跳,卫新你怎么在这?”
  卫新不理林霜,只拿一双眼睛看着陈冉:“等你。”
  陈冉不好意思地摸摸耳朵,猛然想到快上课了,顾不得其他,一溜烟奔出去:“快走吧,只有三分钟了!”
  他们学校是省重点,百年老校,规模一扩再扩,去年刚修成新校区,宿舍楼离教学楼有十万八千里。
  三人一路狂奔,刚跃上楼,就听打铃声叮叮当当响起。
  “快!还来得及!”学校上午下午第一节课的打铃声会持续两分钟,打完才算正式上课,陈冉深怕迟到,鼓足了劲,一口气冲进教室。
  三人气喘吁吁地坐回座位。
  幸而教室里还没有老师来,只有班长站在讲台上宣布事宜。
  铃声打完,班主任准时出现在教室门口,简直比陈冉三人还能踩点。
  下午第一节是班主任的语文课,通常第一节课都不会讲什么内容,更何况他们才分班,第一节课主要用于熟悉各科老师。
  班主任姓李,是个留着波浪长卷,妆容j-i,ng致打扮潮流的美女,隔远了看还行,离近了就能看到她眼角细碎的皱纹,就算打了粉,也遮掩不住她皮肤的暗沉。
  尽管李老师看着只有三十出头的样子,但陈冉知道,她已经四十多了,女儿都上大学了。
  李老师先讲了些无关紧要的事,然后才掏出一个本子,开始安排座位。
  一听要调座位,讲台底下顿时嗡嗡闹了起来。
  很有缘的,陈冉还是和卫新同桌,两人的位置连挪都没挪一下。
  看着同学们抱着成堆的书忙得团团转,两个悠闲至极的人趴在桌上,妥妥地拉了一波仇恨。
  林霜抱着书从卫新旁边经过,余光瞟见陈冉,羡慕道:“陈冉,你运气怎么这么好,偏偏卫新就选中你做同桌了……话说,能不能搭把手,我那还有好多书呢。”
  运气好跟和卫新做同桌有什么关系?陈冉嘀咕一句,转而起身道:“好吧,你座位在哪?”
  热火朝天忙完一切,下课铃刚好打响。
  上了几堂课后,陈冉终于嗅出一丝不对劲来:“为什么我总感觉有人在看我们这边?”
  一转头,那视线又不见了。
  卫新微笑着回答:“当然是在看我。”
  陈冉无语,仔细观察一番,发现还真是。他们班有三十五个人,十七个男生,十八个女生,除去打扮中性的那名女生外,其他女生目光总是有意无意地往他们这瞟,有些人还借着拿东西悄悄回头看卫新。
  “……,”陈冉感觉自己穿入了校园言情小说,他同桌卫新就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爆胎人气超高的男主。
  这么一想,卫新确实很符合男主人设。陈冉顿时有些细思极恐,甩甩头,将乱七八糟的想法甩出去。
  由于和林霜同住一个寝室,两人关系自然而然地愈发要好。倒是卫新,三五不时地消失,三人原先是一起回寝室一起吃饭的,后来卫新从寝室搬了出去,午饭也不在学校里吃了,三人自然而然地分开,关系淡了不少。
  很多时候,陈冉都感觉自己压根没同桌。
  开学半个月后,陈冉家里打来电话,说是给他在校外租了一套房,让他迅速搬出寝室。
  陈冉跟他家人关系一直不咋好,他爸妈离异,他跟他爸,他爸又给他找了个后妈,前几年后妈生了个儿子,全家宠得不得了,自弟弟出生后,陈冉就很少回家了。
  开学前他是跟家里讲过想搬出去住,现在他跟林霜玩得要好,又不怎么想搬出去了,没想到他们会在这时候才给他找好房。
  还没有事先通知他。
  但也正好,陈冉自我开解地想,起码周末还能有个地方住,不回家也没关系,他平常住寝室,周末住出租屋,反正家里会按期打钱。他终于,算是彻底地脱离了那个家。
  “哎。”陈冉在心底一千零八遍念叨着宽慰自己的话,却还是感觉有些难过。真的跟家里都没联系了吗?我都搬出来半个月了,爸都没来个电话关心过。
  他一边想,一边拖着步子往前走,刷了门禁进入小区,低头走在灯光昏暗的小路上。
  “咚!”突然,一道刺耳的ji-an水声打破了黑暗中的静谧。
  陈冉感觉有一滴水ji-an到了自己脸上,抬手擦干净,茫然地四处寻找弄出动静的东西。
  是小区里的猫吗?
  突然,他搜寻的目光定格住了。
  在石铺小路旁密集的草丛里,静静坐落着一汪水洼,里面盛着金色的水。
  昏暗的灯光下,那汪金色的水略显刺眼,散发着光,好像是从水里照s,he出来的。
  哗啦啦的轻微水声显示着,里面明显有活物在游荡。
  陈冉无声地咽了口唾沫,放轻脚步探过去。
  ——水洼里的光一闪一闪,发出光芒的,赫然是一条金色的小鱼!
  
 
  ☆、四
 
  陈冉被眼前奇异的一幕震惊到,心脏彭彭狠跳了两下,一声惊叫险些蹦出口,幸而及时用手捂住了。
  这是一条……会发光的鱼!
  鱼儿只有一节小手指指节那么大,菜盆大小的水洼对它来说绰绰有余。它尽情地在水里驰畅着,水面划出一条条细小的波纹。
  它全身覆盖着密匝的微小鳞片,像个j-i,ng致的手工作物,两只眼睛圆鼓鼓的,鱼鳍随波而动,全身散发出温柔的金光,光芒被水流搅碎,显得如梦似幻。
  陈冉忍不住蹲下身凑近了看,甚至想伸手逗弄一下小鱼。
  骤然见到这么一条奇异的小鱼,刺激感简直比看爱丽丝梦游仙境读本还要强烈几倍!
  鱼儿在水里游来游去,姿势灵活轻逸。突然,它嘴巴翕合了几下,吐出一串泡泡。
  泡泡浮出水面,啵啵破裂。
  与此同时,一道微弱的童音响起:“救我!”
  四下静谧,没有虫鸣蛙吵,因而陈冉听得清清楚楚。
  他吓得踉跄了一下,差点一个屁股蹲摔在地上。
  鱼开口说话了!?
  “你……你是什么东西?”陈冉后退两步,警惕地问。
  小金鱼啵啵吐出一串气泡:“救我!我能帮你实现愿望!”
  陈冉呆了呆,脑袋里浮现出好几个和金鱼有关的耳熟能详的故事。
  天上从来不会掉馅饼,贪心是魔鬼,迟早遭报应。
  但也不能任由这条金鱼这么待在这儿,万一被有心之人利用,做出什么坏事怎么办?
  见陈冉迟迟没有反应,金鱼愈发焦急,好像要大难临头似的,不停在水里转圈,泡泡接二连三浮出水面,破裂:“求求你,救救我!有个坏人要抓我利用我!你是个好心人,救救我吧!我能实现愿望,什么愿望都行!救救我吧!”
  “什么愿望都能实现,怎么单单救不了自己?”突然,一道熟悉的嗓音传来,陈冉回头,果然是卫新。
  “啊!坏人来了!”金鱼吐出最后一串泡泡,肚皮一翻,晕厥着落到了水底。
  “你怎么在这?”陈冉看着白日里才见过面的人,问。
  “我就住这,为什么不能在这。”卫新用水瓶将金鱼装起来,拧上盖子。他的神色在幽暗的路灯下显得晦暗难明,声音微冷,“既然你已经看到了不寻常的一幕……”
  这是要杀人灭口?!
  陈冉怕他对自己做出什么,忙道:“我不会说出去的,我……我什么都没看到!”
  活像一个撞见了黑帮秘密交易的无辜路人,受到威胁后被吓得魂飞魄散。
  “……我没想对你怎么样,”卫新轻笑一声,“上去坐坐?”
  陈冉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一溜烟跑掉了。
  直到跑进公寓楼,站在电梯前,他才得以喘息片刻。按下电梯按钮,看着不断下降的数字,陈冉彭彭急跳的心脏渐渐安静。
  总算是安全了。
  却没想到刚想完这句话,身后就传来了不紧不慢的走路声,在空旷的楼层里颇为刺耳,踢踢踏踏的声音在墙壁上撞了几番,最终直直扎进陈冉心里,让他整个人浑似被浇了盆当头凉水。
  陈冉僵硬地回头。
  与此同时,一道黑影覆盖下来,暖暖的呼吸扑打在他脸颊上:“小同桌,好巧啊。”
  卫新!
  陈冉整个人如坠冰窖,浑身僵硬动也不敢动。
  果然还是跑慢了,早知道不等电梯,直接走楼梯好了。
  两个人一时谁也没出声,卫新直起身,紧紧挨着陈冉后背站着,令对方不敢轻举妄动。
  “叮。”电梯到达楼层,门缓缓开了。
  陈冉呆呆地站着,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卫新将他往前蹭了蹭:“走啊。”
  咕咚——陈冉咽了口干涩的唾沫,近乎是被对方推着走进电梯。
  “你几楼?”卫新按好楼层,低头问陈冉。
  陈冉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进的电梯,一回神,就见“6”明晃晃地亮着:“……六楼。”
  “真巧啊,”卫新说着,往后退了一步,抬头看不停往上升的数字,“我也住六楼。”
  陈冉脑袋浆糊一般转不动,卫新离他远了些,他才好受一点,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霎时一蹦三尺高:“我们是邻居!?”
  “应该是。”卫新看着他咋咋呼呼的样子,眯眼发笑。
  电梯门开了,陈冉梦游一般走出去,卫新紧随其后。
  因为声音不够大,楼层里的声控灯并未亮起,电梯门很快便关闭了,余下一室静谧和黑暗。
  黑暗中,瓶子里的金鱼招摇地显示着自己的存在,一身鳞片亮晶晶的散发着光辉。
  陈冉注意力重新放到金鱼身上,好像被突然拉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相处了一个月的同桌宛如换了个人,看不清对方真面目。
  不真实的感觉重归大脑,引起一阵眩晕。
  陈冉有气无力地问:“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说话,声控灯便应声亮起,将金鱼的光芒压下。
  “进门再说,去你家还是我家?”卫新虽是这么问,手里却已掏出一把钥匙,打开了一扇门。
  陈冉认命地跟着他进了屋。
  “到底怎么回事?你是什么人?”陈冉心底有千万个问题想问,最后却只干巴巴地挤出两句话。
  卫新将瓶内的金鱼放回一个小鱼缸内,坐在沙发上,拍拍身边示意陈冉坐。
  陈冉坐过去,离卫新一米远。
  “你这两个问题问得好,”卫新脸上又挂起了笑,像一只憋着坏水的笑面虎,“我的身份吗……说出来怕吓到你——你先发誓,你永远也不会将我的秘密告诉别人,我才能告诉你。”
  陈冉一面害怕又一面好奇,潘多拉的魔盒已经露出了条缝隙,不弄个清楚他实在难受,便举起三根指头道:“我发誓!我永远也不会将你的秘密告诉别人!”
  “行,你听好了,我就是——”卫新拉长声调,陈冉用渴求的眼光看着他,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对方。
  突然,一个吊坠从上方垂下,左右晃了晃,陈冉眼前渐渐模糊,卫新的声音从远方传来,“忘记吧,你什么也不知道……”
  陈冉眼皮渐渐沉重,那低沉的声音好似催眠曲,并着化成雄鹰远飞而去的挂坠一起将他送进黑甜的梦乡。
  啾啾啾!嘀嘀嘀!
  陈冉被嘈杂的声音惊醒,意识刚回笼,眼皮上就贴了层光晕,幸而他闭着眼,不然准被刺得流出眼泪花。
  他快速眨了几下眼,这才适应了亮堂的世界。
  屋外群雀吵闹,日影高挂,已然天亮。
  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我在这?
  陈冉迷茫地四处环视一圈。这明显不是他熟悉的房间。
  这时,房门被推开,一阵香味飘了进来,直往他鼻里钻。
  陈冉回头,见卫新端着个盘子,腰系围裙,正看着自己,脸上笑容殷殷,好似外头的高照艳阳。
  
 
  ☆、五
 
  “醒了?”卫新招呼道,“早安,快起来洗漱吃饭。”
  说完,将门带上。
  陈冉一头雾水,只觉得世界都混乱了,坐在床上思索了会,一个念头冒出来。
  哦,原来我跟卫新是邻居,昨晚卫新邀请我到他家玩。然后……聊了会天,我就睡了。
  这个念头一冒芽,立刻如种子般茁壮成长起来,等陈冉迷迷瞪瞪地吃完饭,心底已经对此深信不疑了。
  “在你家待了一晚上,真是麻烦了,现在已经九点多了,还有很多作业需要做,我先回去了。”两人又闲聊了一会后,陈冉便提出要离开。
  卫新笑着和他说再见,等门被关上后,脸上的笑容顿时不见。
  一旁的柜台上摆放着一个玻璃鱼缸,鱼缸中的小金鱼像是感受到了卫新的不善,受惊般的扑腾尾巴,在鱼缸里游了几圈。
  卫新敲敲鱼缸:“好呀你,竟然趁我不在偷偷逃跑。”
  “我错了!”小金鱼啵啵吐出两颗气泡,“原谅我!”
  “别这么害怕,”卫新凑近鱼缸,透过波动的水注视金鱼,眼里露出坏意,“我很可怕吗?”
  小金鱼害怕地缩成一团,窝在鱼缸角落里,尽可能离恶魔远一点。
  “求求你!原谅我!”金鱼尖叫,声音透着惊恐。
  卫新做了个怪脸:“坏孩子,没人告诉你吗?魔法师可是不好惹的。”
  陈冉回到几步之遥的出租屋,将书包扔下,疲惫地扑到床上,想了想,摸出风油j-i,ng涂抹在太阳x,ue上。
  密集的刺痛感袭来,他皱眉嘶了声,半晌才舒出一口气。
  奇怪,明明昨天睡得很早,怎么会这么累……也对,做了一晚上梦,飞呀飞的,不累才怪。
  整个人j-i,ng神起来后,陈冉铺开试卷,开启了苦逼的刷题时间。
  他想好了,一定要考个远一点的大学,报个好一点的专业,将来才能更加独立,减少和家里的联系。
  反正家里少他一个不缺,多他一个,碍眼。
  时间不知不觉地过去,等陈冉做完笔头作业,从题海中回过神来时,天色已经接近暗沉。快天黑了。
  然后捏,受跟攻发生了一系列的事,最后嗨皮硬的。
 完

《我同桌是魔法师》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