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短篇 > 退役流量的爱情

退役流量的爱情

整理:腐书网 作者:芈月的乌鸦 发布时间:2019-05-11

简介:文案
那天司菱在上海巡店,遇到了一位旧相识。

  

第1章 第 1 章
那天司菱在上海巡店,遇到了一位旧相识。
这位旧相识算是以前的同事,他当时还是个偶像男团成员时,这位是他在日本区的生活助理。
 
商场偶然碰面时司菱很意外,盯着面前的中年人有点不敢相认。
 
    中年人遇到司菱显得十分惊喜,立马抛下老婆孩子要跟司菱找个餐厅叙旧,司菱有些为难,他笑着推辞说自己还有急事,才歉意地离开了。
 
    遇见了当年的老朋友,这件事司菱知道必有后话。但他当时也真的有急事,上海新开的分店有些渠道还没打通,运营流程还不是很熟练,这也是他这次从国外回来小住的原因。
 
    司菱从总公司调派一名老练的部门经理去给新店把关,一切都弄好了他开车回北京爸妈家,接孩子。
 
此时正值寒冬,一讲话都冒着白烟,进门时小宝正跟着爷爷看新闻,小宝见了他扑过来喊爸爸,他迎上小宝抱起来搂在怀里。
 
    司菱爸爸看了忙让他放下:“你浑身寒气别再冰着他,把外套脱了暖暖罢。”
 
    司菱不以为然地笑着拿鼻子蹭小宝的脸蛋儿,心想哪有这么娇气,他爸见他不听,走过来轻轻拍了司菱的肩膀,把小宝从他身上扒拉下来。
 
    “赶紧换衣服洗手,准备吃饭,你妈非要等你,我都饿了。”司菱爸没好气地说。
 
    司菱笑了,去楼上换了衣服,下楼时他妈妈在摆盘准备,爸爸领着小宝在洗手间洗手。
 
    吃完了晚饭把小宝带回了自己屋,司爸看他们都回屋了,小声跟司妈说:“小宝也五岁了,明年要不要让他单独睡啊,我看有点太粘着司菱了。”
 
    司妈瞥了他一眼说:“司菱有数的,小宝的事你别在他面前多嘴,他会不高兴的。”
 
    司爸点点头,是啊,小宝毕竟和一般孩子不同,司菱也不是普通的爸爸,随他去吧。
 
更何况这么多年司菱一个人带着小宝住在国外,为的什么,他不是不清楚,小宝当然会很依赖司菱,毕竟是司菱自己养大的孩子。
司菱带着小宝出来赴约,一场“老朋友”间的聚会。
 
小宝怕冷,他把围巾给他系好,又拿出一顶帽子把小宝的卷毛压住,出门前爸爸反复叮嘱他照顾好小宝,又找出来去年买的羽绒服给他们穿上了,于是他和小宝两个人从车里下来,裹得厚厚的像两个熊一样,他伸出手领着小宝,门童引领着他们进去了。
 
    在上海见到经纪人时他就知道会有人想见他,但真的进了包厢他还是很惊讶的。
 
    七个团员到了五个,他有点懵圈,大成说其他几位成员想来见他,没想竟然来这么多!
 
    大成小魏和啊现他们三个以前是见过小宝的,侯宁和张离没见过,见到司菱的儿子都这么大了,一个个都很惊喜。这次他们俩是从海外专门飞过来的。
 
    见了他们司菱是激动的,也许是因为人到的太多,让他不由得想起那唯一没来的成员。
 
他让小宝挨个喊叔叔,小宝虽然不明白爸爸怎么突然多出这么多朋友,但也听话得照做了。拆团后大家四分五裂,各自忙活,这一聚竟然时隔五年了。
 
    他们在包厢里一边吃饭一边叙旧,几个人里话最多的属大成,一来说他是队长,还有一个是他通三国语言交流方便。他从当年七个人红透半边天聊到现在,说现在的小孩子业务能力不行,自己手底下的人唱歌还他妈跑调儿。
 
张离还和当年一样,谁讲话就一脸认真而崇拜地看着,满脸的天真模样。
 
    司菱一边给小宝夹菜,一边问张离当兵感觉如何。就这样几个人话题轮流转换,把这几年来每个人的生活状况都问了一遍。
 
    话题转到司菱身上时,大成手机响了,他迟疑了一下说:“沈珀来了……”
 
他话一出口,其他人都大眼瞪小眼地不说话,显然也是很吃惊,毕竟他们和沈珀的上次见面还是五年前。
 
张离转头看着司菱,司菱摸摸小宝的手笑着问:“热不热?”
 
    小宝摇摇头说:“还好,爷爷说不喝冷饮没事的。”
 
    说话间沈珀已经进来了,他谦逊地弯着腰和他们几个问好,拥抱。司菱抬头给小宝夹菜时才发现餐桌一直都预留了一个空位,他以为是给小宝的,竟没发现。
 
    沈珀见司菱没起身,他也没过来打招呼,在对面的空位置坐下了。
 
 
 
 
 
第2章 第 2 章
眼前的景象让早已消散的过去都回来了。
沈珀来了,司菱看得出来除了大成,其他几个人都很意外,场面一度很冷淡,有点找不出话题来暖场。
 
    沈珀也不在意,他四平八稳地坐着,除了刚才抬头看了一眼司菱和身边的小宝,其余时间就只是吃饭聊天,再自然不过。
 
“接着聊接着聊!”大成挥挥手说:“刚才说到哪里了,张离?” 
 
    张离“啊?”了一声回过神来说:“想问司菱要不要去韩国玩,刚退伍在家很无聊……”   
 
张离本来想问司菱怎么孩子都这么大了,可是沈珀的到来让他下意识地避开了这个话题。
 
    司菱拿出手机递给张离说:“啊离把我手机号存一下,我过段时间去韩国找你。”
 
    大成挑着眉笑着说:“我们没有吗,电话要单独存哦!”
 
    这个话一说,几个人也笑了,大成以前做队长,最受不了司菱和张离整日粘在一起搞“小团体”,分裂组织。
 
    司菱笑笑说:“又没说不给你们,都存了吧,以后常联系。”
 
    大成笑着看了司菱一眼,拿过张离递过来的手机“叮”扫了一下。就在他想递给司菱时,沈珀说:“给我吧。”
 
    所有人都看着司菱,司菱抬头和沈珀对视一眼,大成盯着司菱慢慢把手机移过去,司菱知道沈珀不是一个随心所欲地人,他这么做肯定是有意图的。
 
司菱不可置信地看着沈珀从容淡定地记录了号码,然后起身走过来把手机递到自己面前,而他脑海里反复琢磨这是什么意思。
 
    小宝本在吃饭,见司菱直直地看着沈珀,他喊了一声:“爸爸?”司菱回过头来问:“怎么了?” 
 
小宝离开了座位说:“我吃饱了,想去洗手间。”
 
司菱对着沈珀淡淡地说道:“手机放桌上吧。”说完起身去找小宝了。
 
    司菱知道小宝是在为自己脱身,这小家伙别看话不多,其实聪明着呢。
 
等到他和小宝回来时沈珀已经离开了,以前沈珀就不怎么合群,如今也是来去匆匆。
 
    司菱和他们道了别,刚进门就接到了大成的电话。大成向他解释了为什么不提前说沈珀也会来,理由竟是大成认为他们“前缘未了”。
 
    司菱听到大成滥用成语也没说什么。他知道假如沈珀想要见自己,直接站在门口堵人才是最简单的,今天的方式已经是很给司菱心理准备了,沈珀只是间接地告诉司菱,他回来找自己了。
 
不曾想起过去,谁曾经历爱情。 
 
六年前的秋天,D团在日本参加综艺活动,司菱,张离,大成还有沈珀,他们几个站成一队,中间还有几位mc,他们正在举行障碍接力赛。
 
    那个时候司菱和沈珀已经把地下恋安全地经营了将近三年,没人会想到整天冷着脸的沈珀和整天傻笑的司菱其实是一对儿。
 
    司菱看张离绊了一脚就要摔倒,吓得往前走了一步,看张离并没摔倒,踉踉跄跄地摆正了身子从巨大的球体上爬起来,那个时候张离不到二十岁,整天傻乎乎的,司菱虽比他大两岁,也依旧是傻乎乎的。
 
    司菱看着张离的囧相拍手哈哈大笑,他以为站在身后的还是阿现,头也没转凑过去抱着“阿现”哈哈大笑,笑到收不住了突然抬手拍了“阿现”两下,这时身边的人突然在他头顶说:“该你准备了。”
 
司菱这才回过神抬头看,竟是是沈珀,他还没来得及问为什么换人了,就被身边的mc笑着推到了起跑线。 
 
那时候圈里人都说张离和司菱是俩傻,其实司菱和张离性格还是不同的,张离是真单纯,很愿意信任别人,算是误入娱乐圈了。
 
    而司菱只是爱笑,为人处世比较会照顾别人的感受。但他心里对什么都清楚,不是必要的话,他不会跟谁去辩是非。
 
但他这种好脾气沈珀是很少受用的到,在外面出活动两个人保持互不理睬的状态,一度被外界定义为合不来,不是一个世界的。当然那是外界认为的。
 
    沈珀被他当众搂了这么一下,虽然脸上还是不动声色,心里却在盘算着如何完美演绎成人十八式,没办法,这家伙只有在床上哭着求饶时才会抱着自己,浑身软软的,搂着要抱抱。
 
    那个时候他们以为地下情经营得非常好,没有任何人察觉,所以当网上直接爆发司菱单人的艳z时,引起一片哗然。   
 
那个时候司菱是非常冷静的,舆论纷纷猜测床上另一个拍照的人是谁,曾经接触过他的明星纷纷被殃及,一个个跳出来澄清。
 
    直到司菱发现沈珀消失了,故事真正的主角,在所有人都没想到他身上时,在公司被外界斥责乱造人设时,在几个队友都被一一扒出黑历史时,沈珀趁着拆团的机会和大家不告而别了……
 
 
 
 
 
第3章 第 3 章
后来的事,后来司菱经历了四个多月的黑暗期,那天晚上他趁着夜色跑出来买吃的,过马路时被一辆汽车擦身撞过,伤的不重,却让他得到一个惊恐的消息,自己肚子里竟然有个活体。
 
    医生私下里确定为胎儿时他是欣喜的,是的,欣喜。这个莫名其妙的孩子让他看到了一点生的希望。不管是谁的,不管哪来的,他一定会好好带着孩子活下去。
 
    像是逃避那段黑暗,他没想过再和队友联系,后来张离入伍,他特意悄悄地去送了,队长大成隔一段时间会问候,别的他都下意识地躲避了,换回自己的名字,换了装扮,换了职业。
 
    所以他对沈珀的出现是意外的,这个人既然已经转身离去,不应该再出现的。 
司菱收到了沈珀的短信,很短的一句话:什么时候去韩国找张离。
 
    司菱没有回,可是渐渐的,沈珀的短信多了起来,有时候问他吃饭了没,吃的什么,有时问他在不在北京。
 
    他都没回,他带着小宝去了张离那,他是放心不下张离的,人生有很多人不知不觉就放开了他的手,张离没有忘记他,他也很想念张离,这段友情对他来说是珍贵的。
 
    他带着小宝从韩国回来的第二天,一下车就看到沈珀抱着一大捧玫瑰花,站在门廊下等他,司菱看着沈珀走过来,把一捧花放到自己怀里。
 
    “什么意思?”司菱没看花,抬头问沈珀。
    “我生日,陪我吃蛋糕。”沈珀迎着阳光,眯着眼睛看着司菱。
 
    司菱看了一眼门前的蛋糕,眼睛转了转,张了张嘴,身边的小宝来了句:“好漂亮的花花,吃蛋糕。”
 
    司菱没有接过花,径直走到门前去开门,说:“进来吧。”
 
    有些话司菱是想问一问沈珀的,假如沈珀不再出现,他一个人守着小宝,也会过的很好,但是这个人又回到了自己的生活圈,很有点不依不饶的趋势,那么有些事就必须清一清,否则这日子他过不安生的。
 
司菱一开门就后悔了,他不应该放沈珀进来的。此时沈珀凶狠地把他抵住在门上,紧紧抱着他,司菱是愤怒的。
 
这种愤怒不只是因为有小宝在,说实话他心里是有恨的,他原本想将这种单方面的恨用成人的理智化解,自我解脱,没想到沈珀会这么糟糕地对他,他给了沈珀该有的尊重,然而沈珀并不当一回事。
 
他想抽出手来推开沈珀,沈珀紧紧拥抱着他手不放。
 
    小宝吓得直哭,五岁的小孩子使劲拍打着沈珀的小腿,让他放开爸爸,司菱把他教育得太有修养,要不此时小宝定然可以骂出几句不好听的话。
 
    小宝不会骂人,连混蛋坏人这种词都没说出口,他一口咬在沈珀小腿上,沈珀痛得神经一紧,这小家伙可真有劲,司菱在他身上使劲掐了一下,这下沈珀不得不松开了,否则就真的糟了。
 
    司菱不管沈珀,弯腰把小宝抱起来,哄着还在哭的小宝。转过头打开门,看了一眼沈珀说:“滚出去。”
 
    于是沈珀这一步算是彻底失败了,他没有按照想好的步骤来,他失控了,他懊恼地坐在廊下的台阶上。但是好像没什么不对的地方,他亲到了心心念念五年的人,虽然小宝被他吓哭了,这也没什么心痛的,反正也不是自己的儿子,沈珀想着顿时觉得腿痛,他卷起裤子发现小宝的牙印还在,有暗红色的血迹在牙印最深的地方渗出。
 
这孩子来历不明,但他只要司菱是单身就够了,管他谁的孩子,都不算障碍。 
 
司菱是懊恼的,小宝吓坏了,他顿时气自己,但是更气沈珀,他此时真想赤手空拳把沈珀撕了才解恨。
 
    他好不容易哄好了小宝睡下,才发现沈珀带来的花还扔在地上,还有一个蛋糕盒,今天是沈珀的生日。
 
    他沉默着把花和蛋糕捡起来,开门想去扔掉,不扔出去他看着心烦。
 
    一开门发现沈珀还在门前坐着,司菱当时就黑了脸,倒是沈珀,一听门开了,赶紧转头站起。
 
    “怎么不走。”司菱语气冷淡得很。
 
    “我的生日蛋糕……”沈珀迟疑地问:“打算扔了吗?”
 
    司菱想一狠心给他脸色看,他觉得眼前的男人不值得他一点点同情心,他应该直接把东西扔到沈珀面前,然后警告他再也不要出现。
 
    可是他没有,他惊讶于自己为什么没有这么做,他发现自己愤怒的情绪很饱满,但是有碍于教养或者其他的原因。似乎他从来没有这么不给别人脸面,所以有点犹豫不决。
 
    犹豫间他把东西放在地上,平静地说:“下次别再联系了。”
 
    沈珀笑了笑说:“好,听你的,但是能不能陪我吃完蛋糕,我等这一天等了五年,五年前你说要陪我过生日,还记得吗……”
 
    沈珀的声音低低的,他很艰难地说着这些话,像是怕司菱拒绝,赶紧又补充一句:“吃完我就走。”
 
他的声音充满了哀求,司菱知道他的哀求是带有伪装的,这个人惯会骗他的,但无力去揭发,他面无表情地说:“那就拆开吧,我看你吃。”
 
    沈珀愣了一下说:“在这?”
 
    司菱无所谓地点点头催道:“快点,我要回去看小宝。”
 
    “孩子的妈妈是谁。”沈珀原以为自己不在意,没想到问出口时声音竟带着急切。
 
    司菱恼了,他不耐烦地大声质问:“和你有关系吗?吃不吃,不吃走人!”说完别开脸不愿意看他。
 
    沈珀觉得自己脉搏都在震动,他血脉沸腾,好了,这下真的失控了,要疯了。沈珀一步走到司菱面前,眼神逼视着司菱:“你儿子五岁了,那个时候我们还在一起,这意味着什么?”
 
    司菱抬头望着沈珀赤红的双眼,看他说完还扭曲地扯了一个笑容。
 
    司菱张了张嘴想解释什么,忽而又笑了,他抹了一把眼泪,看着沈珀说:“滚,不想再看到你。” 
 
沈珀一把将司菱拥在怀里,“对不起,我——”
 
他的话并没有说完,司菱真的生气了,不再顾及谁的自尊,他用在电视剧里看到最伤人的方式给了沈珀一巴掌,抽的沈珀半张脸红得诡异,当时司菱心里就舒服了,怪不得电视剧里生气爱抽巴掌,真的解气得很。
 
    司菱直视着沈珀愤怒地双眼,毫不相让,眼神里就一个意思——滚不滚?
 
沈珀败下阵来,惨淡地笑了笑,捡起来玫瑰和蛋糕,走了,其实被司菱那一巴掌抽得他自己也觉得挺好,把自己抽清醒了,他今天是昏头了。
 
 
 
 
 
第4章 第 4 章
司菱原以为沈珀接下来只有两种可能,一是不再联系,二是继续上门纠缠。
 
    但是他没想到这个人竟然开始全方位监控他的生活,司菱去了日本,他直接把一个地址发来,附上一句“听说这家餐厅不错,你可以去尝尝。”
 
    司菱点开地图会发现餐厅离自己酒店很近,拉黑了手机号还有微x,一个个的拉黑还有邮箱,从私人账号到工作账号,当他从公司经理那得到消息,说一个沈先生想要长期合作时,他觉得沈珀真的y-in魂不散,而且不长进,这五年来司菱自以为做事成熟了很多,也渐渐融入了普通人的生活氛围,然而如今沈珀给他的感觉是幼稚的,像是个和社会脱离很多年的人。
 
    于是他约了沈珀出来,真的要快刀斩乱麻了。
 
    这次他没有带小宝,沈珀来了很久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很久沈珀才开口说:“我在重新追你,不知道你感觉如何?”
 
    司菱表情是y-in郁的,他这段时间被沈珀纠缠得太烦躁,他甚至联想起来当年那段黑暗,总觉得自己的忧郁症都要被激发了。
 
    司菱挑挑眉说:“给你看样东西,”说着他从包里拿出一叠纸放在桌上。
 
沈珀接过来看了,越看眉头越紧,是司菱的病例,很厚的一本,全都是他心理医生的笔记,里面提到社交障碍,自杀倾向,等等。
 
    “其实我不太想把事情弄到这个地步,沈珀,我是想给自己留颜面的,可惜……”司菱低下声音,接着说:“你最近的作为让我很痛苦,我觉得我已经走出那段黑暗了,可是你不停地把我向深渊里拉扯,也许那对于你是爱,可我现在不想要,我只想过平静的生活。”
 
    沈珀无言地坐着,仔细地看着每一句笔记。
 
    司菱接着说:“其实我一直很想知道,好好一个人怎么就突然不见了……这个问题我困扰了很多年,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所以才困扰,可是如今真的见到了你,我觉得好像也没有那么在意,离去了,回来了,但是感情,已经不在了……”
 
    司菱断断续续地说着,说着说着还笑了……
    沈珀还是无言,他仍认真地看着病例,司菱看他身体似乎是狠狠地抖了一下,司菱低头搅拌着果汁静静地坐着。
 
    “恨我?”沈珀终于开口,嗓音是沙哑的。
    “不,我只是不想再见到你,你让我痛苦。”司菱说。 
 
从那次冬天见面一直到第二年夏末,沈珀再也没出现过,其实那次见面沈珀也就只说了那么一句话,然后他就点点头走了。
 
    司菱倒是不在意,什么爱情不爱情的,他如今只想过安生日子。
 
   不过事情总是有自己发展的轨迹,他去香港办事,那天他正坐在休息区等客户,一个很有气质的长发姑娘走了过来,礼貌地笑着问:“是司菱?”
 
    司菱愣住了,姑娘看上去很腼腆,却很直接。
 
    “是,请问有什么事?”司菱站起来说。
 
    “我是亦清,是沈珀的……前未婚妻。”她笑了,好像前未婚妻这个词挺有意思,“有空的话,我想跟你聊聊沈珀这五年,不知道你感不感兴趣。”
 
    她是洒脱从容的,说话的时候大大的眼睛看着司菱。
 
    “我还有事,”司菱说,他掏出私人名片双手递过去:“打我电话好了,我三天后离开。”
 
    亦清笑着接过名片收好,又伸出手和司菱握了握才说:“那你忙,我先走了。”
 
    司菱后来也有想过,为什么不拒绝,也许是亦清太过于美丽,当她俏皮地说“我是沈珀的前未婚妻”这句话时,司菱甚至觉得她口中的沈珀和自己印象中的沈珀是两个人,没有半点关系的那种。
 
可是司菱知道她说的就是自己认识的沈珀。
 
他已经把病例给沈珀看了,沈珀真的退出了他的生活,也许,应该听听沈珀这五年的故事吧,否则这辈子深夜难眠的时候,他终究会想起沈珀的,然后在心里问他一句“为什么在我最绝望的时候突然离开呢。” 
 
司菱在山庄见到了亦清,亦清穿着一件连衣裙,用帽子把长发藏起来,“怎么样,这个地方舒服吧!”
 
    司菱笑着点点头,他能从亦清的语气里听出她知道自己和沈珀的过去,由此司菱甚至推测出她是知道了一些事才变成的“前未婚妻”,他心里开始厌恶沈珀竟然还有这种情债来找自己。
 
    亦清看了看司菱说:“你人比我想象的要有气质……”说完又歉意地笑着说:“别介意,沈珀给我看你当明星时的照片,挺……”
 
    司菱回忆起也笑了,说:“那个时候流行那样的装扮嘛,队里除了沈珀和大成,都是可爱的男孩子啊。只是不当明星后风格就回到原本的位置了。”
 
    亦清原以为自己冒失了,没想到司菱并没有不悦,于是她也跟着耸耸肩轻松地笑了,她很喜欢司菱,这是个很会照顾别人感受的人。
 
    他们在山庄边走边聊,聊风景,气候,香港的经济,最后是沈珀。
 
    “听说他去找你了,”亦清找一处茶亭邀司菱坐下。
 
    “是,不过被我拒绝了。”司菱要了一杯茶在她面前坐下。
 
    “跟你说说我和沈珀罢,听吗?”她笑着问司菱,司菱觉得茫然,于是点点头。
 
    亦清笑了,望着远处的高山,淡淡地说:“不算故事的故事……”
 
那天亦清故事讲得很完整,像是个很有把握的医生在给一个旧病未愈的患者治病,不,是两个患者。
 
 
 
 
 
第5章 第 5 章
回来后沈珀的事终于在司菱心中形成一股力量,彻底掀翻了他眼下佯装的平静。他要见沈珀。 
 
司菱要见沈珀,但是怎么见,什么时候见,他还没想好,在他还没想清楚时一个陌生的电话打进来了,他第一预感是沈珀的电话,他立马接了:“喂,”
 
    “是我,”沈珀说,“亦清找你了?”
    “嗯。”
 
    那边沈珀停顿一会说:“要见面吗?”
    司菱是无言的,这个问题问得太巧妙,问得一点铺垫都没有。
 
    沈珀那边见他没回,又张口说:“我最近在国内,你有空的话我们出来见一面吧……”接着又听沈珀说:“不见也无妨,你好好的就行了。”
 
    司菱听他这么说,眼前一刹那黑成一片,之前沈珀捧着玫瑰小心翼翼的样子他还曾怀疑是不是做戏,如今他知道了沈珀的心,便再也不能忽视了……他闭上眼慢慢蹲下,当时心里只觉得沈珀混蛋,竟还会玩些欲擒故纵的把戏。
 
    司菱紧闭着嘴巴忍着,让自己心情慢慢平复下来。电话那端沈珀静静地等待答复。
 
    司菱缓了一会好多了,他哑着嗓子,费劲地说:“来我这吧,你特意让亦清给我讲了个故事,而我这还有一个更刺激的故事还给你,来吧。”
 
    说完不等沈珀再答话就挂了电话,这时小宝放学了,司妈带着进了门,看他蹲在地上,急着问:“怎么啦,不舒服?要不要送你去医院?”
 
司菱摆摆手说:“我先缓缓就好了。
 
司妈听了不放心,非要去医院,司菱好不容易劝住了,说:“不是身体不舒服,我就是有点着急。”
 
司妈听了急切地问:“你急啥啊?公司出事了还是怎么的。”
 
司菱摇摇头,过了一会看了妈妈一眼,小声说:“你不是一直想知道小宝另一个爸爸是谁吗,他回来了。”
 
司妈当时愣在那里,然后突然站起来说:“那个混蛋来干嘛?抢小宝吗!”声音高得把小宝都吓一跳。
 
“妈,不是,我还没见他,他还不知道呢,别着急。”司菱拍拍妈妈安慰到。
 
司妈一听还没跟沈珀说小宝这事,严肃地说:“那就别说。”
 
司菱听了点点头说:“行,我看着办吧。”
 
司妈当时来气,“什么叫你看着办?”她盯着自己儿子看了一会接着问:“你是不是还想着……”
 
    她见司菱脸上挂不住了,不再追问,但答案也是明摆着的。她怜悯地摸摸儿子的头叹气说:“我把你教傻了,是我的错。”
 
    司菱想去安慰妈妈,可司妈已经不理他站起身来去找小宝了。只有司菱呆在远处,“傻吗?”他在心里问自己,可是好像傻的不是自己一个…… 
 
司菱听了点点头说:“行,我看着办吧。”
 
司妈当时来气,“什么叫你看着办?”她盯着自己儿子看了一会接着问:“你是不是还想着……”
 
    她见司菱脸上挂不住了,不再追问,但答案也是明摆着的。她怜悯地摸摸儿子的头叹气说:“我把你教傻了,是我的错。”
 
    司菱想去安慰妈妈,可司妈已经不理他站起身来去找小宝了。只有司菱呆在远处,“傻吗?”他在心里问自己,可是好像傻的不是自己一个…… 
 
沈珀打电话说今天要来,司菱把小宝送去了妈妈那里,他坐在沙发上等,门铃响的时候他如梦惊醒一样,大步走过去开了门。
 
    这次的沈珀算是很理智,即便如此,他还是一进门就抱住了司菱。司菱由着他抱,过很久才拍拍他的背,让他进来。
 
    “吃饭了吗?”司菱问。
    “嗯。”
 
    司菱不知道从何讲起,沈珀看样子是什么都不想说,只想看着司菱,或者做点别的。
 
    司菱见他不说话,只好和他相对无言地坐着。
 
    过了一会司菱清清嗓子说:“那个…… 你不是想知道我儿子的妈妈是谁吗……”他是有点艰难的,这个事情要不是在沈珀面前,他这辈子都不会提起的。
 
    沈珀走过去一条腿支在沙发上把司菱拥在怀里,让司菱的脑袋埋在他胸前,他拿脸蹭了蹭司菱柔软的头发,举止是温柔的。
 
“我知道了……”说着他仿佛带着笑意,可是声音却很喑哑。
 
    怀里的司菱僵了一下,沈珀把额头抵着司菱的,笑着小声说:“辛苦了。”
 
    司菱看了沈珀一眼,沈珀眼睛因为情绪激动而赤红,眼泪染s-hi了司菱的眼角。
 
    司菱摸摸他的脸问:“你怎么想到的?”
 
    “我看了你的病例,觉得这么多年你经历的太多,多的我必须每件都知道,所以……”沈珀小心地说。
 
    司菱低下头,露出白白的脖子,沈珀见状在他耳畔轻声问:“生气了?”
 
    司菱半晌才说:“没有,只不过原本想吓你,看看你惊恐的表情……谁想你先知道了。”
 
    沈珀把他搂起在怀里说:“没有惊恐,是喜悦,你无法理解我的喜悦,司菱……我很爱你,从来没变过。”
 
   司菱听了心里有些触动,也有些尴尬,好多年没有和别人这么亲近了,更何况他如今都是做爸爸的人了,他咳嗽了两声说:“那个,你冷静点,我还有很多话想问你。”
 
    沈珀笑了笑,“我现在不想说别的。”
那天司菱还是没能逃过沈珀的哄骗,里里外外被啃得干干净净。
 
 
 
 
 
第6章 完结
他们在一起住了很久后,那个时候小宝已经不再抗拒沈珀的亲昵,他们去见了司菱的爸妈,甚至沈珀的外公竟然从香港跑来看他们过得怎么样,总之一切都算还不错吧。
 
有一天外面下着瓢泼大雨,沈珀和司菱躺在家里无事便聊起过去。伴着外面哗啦啦汹涌的雨声,沈珀平静地跟司菱说了很多,五年前他是怎么被父亲突然绑走的,在父亲的“治疗室”里待了一个月,他说:
 
假如不是父亲让人去撞你,我肯定会逃出来找你的,那个时候我已经计划好一切,可是当我看到他们一直在监视你,甚至想要你的命,我想不如先妥协,那个时候你因为车祸在国外治疗,他们放松了对你的监视。
 
他们把我带到国外,交给了我外公,外公抽了父亲三个巴掌,把我留下来,我天真的以为外公会放我走,没想到他也不赞同,他派人监视我,在一年后父亲送来你已经结婚生子的消息,于是父亲和外公开始放松对我的监控,开始让我找女朋友,不停地找。
 
后来亦清出现了,外公好友的孙女。那个时候我真的以为你有了别人,视频里你和一个女人抱着孩子很恩爱,于是我不再反抗,愿意和亦清出去吃饭。
 
亦清很快就发现了我有问题,她不停地逼问我是不是一直在利用她,我当时被人背叛的感觉太强烈,也无法再敷衍她,于是我把一切都告诉她了,结果刺激到了她,导致j-i,ng神一直不好,外公押着我给亦清家里赔罪,又让我陪亦清直到她好起来,一直到去年她才算彻底走出y-in影。
 
    说到这里沈珀自责地闭了闭眼,故事司菱已经从亦清那里听过一遍,那个时候他还算冷静的,然而面对这样痛苦的沈珀,他还是无法想象他经历的这些,以及给亦清带来的伤害。
 
司菱还记得自己问亦清怎么突然想通了走出y-in影,亦清说:
 
那天沈珀陪我在巴黎逛街,为了让我开心他们让沈珀带着我全世界的瞎玩。那个时候我已经好多了,可是因为不甘心和留恋,我一直没告诉沈珀,我怕我一说他立马就跟我告别去找你。
 
但是就在那条人来人往的大街上,一对年轻的情侣走过去,他们爽朗地笑着。男孩子紧紧搂着女孩,那个时候我突然觉得沈珀并不是我想要的那个人,沈珀高大英俊,但是从来不抱我,不会在大街上拉我的手,一直以来都是我太执念了。
 
于是我放手了,把想法告诉沈珀时有种说不出的潇洒。我跟沈珀说,我突然对爱情有了自信和向往,我自信我能找到一个爱我的男人,走在大街上时会搂着我一起笑着走过去。
 
    听完所有的故事司后,菱是感慨的,三个对爱情执迷不悟的人竟然凑到了一起,他也曾和亦清一样放开了手,他说不好谁亏欠谁更多,又或者谁做的对不对,只能说每个人立场不同。而他和沈珀的感情本来就需要背负很多压力。如今他和沈珀像两条蜿蜒的河流,再次融汇在一起了。何况有了小宝,怕是再也不会分开了。

《退役流量的爱情》点评